筆趣閣 > 最后的道族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風雷起
    越過大河,翻過高山,陳夭很快離開龍獸原,將身上準悟境的氣息隱藏后,直超秋山領的核心飛去。

    他心懷激蕩,謀劃這么久,終于到了最后階段。

    如果說最初的設想只有一兩成的成功可能,那么現在足有五六成了。

    “一些東西易云并不知曉,也不知道用出來能增加多少……”他閃過一個念頭,看著前方依然縱橫交錯的山脈,總感覺太慢了。

    一個又一個增加速度的原符被他催動,都是他這個境界可以使用的,但對他急迫的心來說,還是不夠。

    他想起古往今來的傳言,原咒與原符結合,才是完整,更能發揮它們相應的力量。

    于是,劍蕩記憶中的原咒被他篩選,與原符合用,果然速度更快。

    他又嘗試另外的原咒、原符,不管屬于哪一類,一旦相合,威力可不是兩倍那么簡單。

    “秋山氏亂起來后,有辛國豈能坐視,到時候大神靈院空虛,可以找機會獲取法典。”陳夭詭異一笑,越想心中越急,竟然直接催動象典中記載的禁術。

    他的身影消失,速度到達有生來的極致。

    幾個呼吸后,他看到一座大城,正是最初做布置的醉月城。

    “以后還能見福大師嗎?那方美夏到底什么身份?”他輕嘆一聲,服下陣丹修復,又一次消失不見。

    一次又一次,他不斷的閃滅,速度雖然快了,但對自身的傷害卻越來越大,縱然陣丹都不能徹底修復。

    那是籠罩身心的劇烈疼痛,可為了盡快到達心中所想的目標,他默默的忍受下來。

    終于,耗去兩天的時間,他遠遠看到一座大城,那是秋山領核心的秋山城,不下于曾經的夢城,比那大陳星陳都更有氣勢。

    其中人氣沉練,氣運之龍在虛空盤繞,隱隱可見一座門戶隱現,鎮壓四方。

    秋山氏內部不穩,這已是人盡皆知的事實,可有神器鎮壓,這座城的氣運沒有絲毫渙散。

    陳夭速度緩緩降下,不斷修復自身傷勢,又一遍遍在身上做布置。

    如今的秋山氏全力對付易云,但他這個宗長的殺子仇人豈會被秋山氏忘記,他必須小心謹慎。

    “我的隱藏能騙過龍獸,卻未必可以騙過秋山氏族人,若是靠的近了,那些擅長演算的老祖很有可能發現。”

    距離秋山城只剩五十里,可見大量的修士來來往往,其中不乏一些全副武裝的秋山氏族人謹慎搜尋。

    他們之中每一個領頭的都是悟境高深境界,而在眾多修士中,也有一些隱藏起來的厲害存在,好些都給陳夭危險的感覺。

    “城外都如此,城中豈不是更甚。”陳夭停下來,細細看著秋山城。

    和夢城一樣,秋山城也分內城外城,外城大都是普通修士,內城才是秋山氏根基,什么宗家人、分家人都居于其中,他這次要對付的就是秋山城內城。

    可看情形,想要將標記投入內城并不容易。

    “也不是沒有辦法……”他拿出玄臺呼喚一番,快速推入不遠處的山林。

    半個時辰后,易云帶著大奇山人杰到來,俱是一臉幽怨,哪怕陳夭不是真面目,他們也能第一時間認出來。

    “陳兄,我們等的好苦,誰知道你在龍獸原竟會用去這么長時間。”易云不滿道,“也不知那龍獸抽什么風,在這個時候竟然殺了守邊的易東守,雖然有人故意將消息押后,可還是紙包住火,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在易云的苦訴和大奇山人杰的補充下,陳夭了解到他們最近的艱難險阻,哪怕在秋山氏內部有人幫助

    ,他們仍不知多少次在生死邊緣擦過。

    大奇山第二杰羅亞道“老大的叔叔殺機毫不掩飾,若非族內反對劇烈,他都打算使用神器,當時我們堪堪突圍,一旦真有神器到來,斷無生機。”

    陳夭心震,對付一個半步悟境的后輩,竟不惜使用神器,這足以表明易云等人的油滑,更能體現當今大宗長如此重視易云,足可見易云和他父親在秋山氏的影響力。

    這對他的大計來說,十分有利。

    “陳兄,就要動手嗎?”易云道。

    大奇山人杰紛紛看來,激動的渾身發抖,他們準備這么久,經歷了那么多困苦,為的就是今天。

    “還要等到何時?”陳夭拿出一塊塊玉片,每一塊都與某個城的陣法相連。

    他們謹慎的檢查一番,確定沒有紕漏,這才帶著壞笑將玉片捏破。

    時間不是很久,山林中有詭異的風起伏,向著一個又一個修士吹拂。

    漸漸的,風大了,竟有細微的雷霆夾在其中。

    有修士注意到這些,心中奇怪,卻并沒有放在心上。

    可在一刻鐘后,風更猛了,雷霆也變得激蕩。

    山林中林木無恙,百獸卻哭嗷,一些潛修的修士在驚恐和怒吼中紛紛離去,而在秋山城外,厲風如刃,四面切割,威猛的閃電像是要劃開虛空。

    陳夭等人在山頭觀望,入眼所見的世界,到處都是風雷,掀起無盡的塵煙與慌亂,唯有秋山城巋然不動。

    在修士世界,化境就是強者,悟境屬于少數,大部分修士都在玄境、妙境徘徊,即便是秋山城這等地方也不例外。

    因而不斷有修士返回,涌入秋山城,這極大的擾亂了秋山氏在外的巡視力量。

    “這只是開始,以后還會更甚,當整個秋山領的力量碰撞時,這秋山城的守護陣法還能堅持多長時間?”陳夭笑道。

    羅亞道“陳兄,那樣一來,我們在秋山領也沒有立足之地了。”

    陳夭搖頭道“最初時刻,這種力量碰撞會出現在秋山領大部分地方,抵御越強,遭到的攻擊也就越強,自然而然,最終承受的就是那些大城,秋山城無出其右。”

    果然,隨著放棄抵御,周身的風雷竟然奇跡般的消失,這讓大奇山其他人杰難以置信。

    山林中的風雷漸漸消失了,轉而熱÷書集在秋山城外。

    隨著時間推移,風雷越發迅猛,其中開始有水火激蕩。

    那種可怕的力量很快就讓陳夭等人毛骨悚然,以至于秋山城光芒耀眼,諸多陣法接連亮起。

    “尋龍術了不得,尋龍術中的混書更加了不得,我在族中修習尋龍術那么多年,從來沒有想過尋龍術還能做到這一點。”易云感嘆。

    “混元子前輩說的好,所謂尋龍術,就是借力打力,如今秋山城陣法全力抵御,卻不知它的力量都被用來對付另外的城,而另外的城全力抵御,卻不知都是在攻擊秋山城。”陳夭道。

    “我怎么覺得,尋龍術太過猥瑣了。”羅亞道。

    “這是智慧。”易云和陳夭相視一笑。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