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一只單身狗的獨白 > 第206章 有趣的新生
    整整一個白天,沐小白差不多帶了將近20個新生,回到休息室的時候像是虛脫了一樣,不過還是有好幾個很有意思的新生的,沐小白記著還有一個自己的高中校友,是一個女孩子,叫做邢孟欣。在之前的簡歷上沐小白就看到了,這次看到發現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子。看到自己以后也是非常熱情,這還是沐小白見到的為數不多的看到自己不害怕的女孩子呢。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女孩子長得非常漂亮,叫做劉穎的女孩子讓沐小白印象深刻,畢竟這么好看的女孩子,來報道的時候好多人都扒著門在那里偷偷看,想記不住都難啊。好多男生的志愿者都搶著給這個女孩子搬行李,長得好看就是好啊,沐小白想想自己當時報道的時候,孫巖看到自己那個尷尬的樣子哦,恨不得繞開自己走。

    沐小白正在這里回想,突然有人叫自己說統計二班又有新生來報道了,沐小白知道郭泰又被人拉去做苦勞力了,所以這個新生只能自己來帶了。沐小白在出去之前,馮美涵拽了拽自己,沐小白還有點懵,結果出去的時候才知道馮美涵為什么拽了拽自己。門口來報道的是一個女生,衣服很明顯是那種洗了很多次的白色,鞋子也是穿了很久已經磨損的很嚴重的了。其他的孩子來報道都是提著行李箱還有家長來送,這個女孩子提了一個編制的大袋子,自己孤零零的過來了。沐小白看到了就表示十分的心疼,“學妹,我是你的代班學姐沐小白,以后的一段生活請多多指教。”沐小白雖然覺著可憐,但是沒有特別優待這個女孩子。只是和平常一樣做著自我介紹,帶著這個學妹走流程,最后找了兩個志愿者幫學妹把東西搬到宿舍去。

    沐小白出來以后,馮美涵湊到了沐小白身邊,“你們班的那個女孩子,看起來條件狀況不是很好。”

    “何止不好,剛才我去問了一下老師,學校重點幫扶對象,家里鬧水災房子直接被淹了,母親因為癌癥在高考前夕去世了,爸爸下半身殘疾還有一個弟弟,現在靠著低保生活,家庭極其的困難。你可不要和別人說哈,就拿她和其他小孩一樣。”

    “為什么啊,她條件那么困難,我們不應該多留意一些,多幫扶一下嗎?”

    “女孩子的自尊心都重,你要是可以的去照顧她,她反而會覺著不舒服,所以還不如把她和其他的小孩看的都一樣,這樣她還可以舒服一些,要不然會越來越自卑的。”沐小白想起高中的時候你,班里有個女生就是受到了特殊的優待,有些人嫉妒她就開始校園暴力她,結果到后來越來越自卑,承受不住家里的壓力和學校的侮辱,最后自殺了。

    “你這么一說也對,保不齊會有一些不知道真實情況的人會嫉妒,要是造成了校園暴力,那可就不好了。”

    “我也是這么考慮的,大學本來就是一個小社會,勾心斗角的地方到處都是,本來家里的壓力就大,要是再在學校里有這么多破爛的事情,小姑娘的內心可能會崩潰。”沐小白看著離開的女孩子,她從老師那里看到學校給了她很多優待,不知道是好還是壞啊。

    沐小白終于在空余的時間休息了一會,統計二班的新生沒有再來,到了晚飯的時候,leo突然過來了,“程程說一起去吃飯,她今天完事了,你們去不去?”

    沐小白抬頭看著leo,“你怎么還沒走,我以為你送完午飯以后就走了呢。你在哪里帶著的?不會就在邢程程的那個辦公室里待了一下午吧,大哥你是任務啊,也不怕被人拍了上熱搜。”

    “你問這些有的沒的干什么,去不去吃飯?”leo給了沐小白一個白眼,不知道給點面子嘛,自己還比她大好幾歲呢。

    “好好好,我不問了。你們兩個去吃吧,她是可以下班了,我們代班還不行啊,我們要值夜班,要到晚上十點才能走的呢,我們一會點個外賣就好了,你們先去吧。”沐小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代班真的累啊,還要在這里值班到十點,明天還要五點就起床來這邊幫忙做苦力,實在是太難了啊。

    leo和邢程程兩個人去約會了,沐小白和沐風兩個人還慘兮兮的堅守陣地,等待著新生的到來。其實晚上來報道的沒幾個人了,但還是要一直在這里等著,實在是太無聊了啊。過了沒幾分鐘,沐小白收到了一個電話,“喂,是沐小白嗎?”

    “你好,請問你是哪位?”有些蠻橫的語氣讓沐小白的感覺不是很爽。

    “我是統計二班的新生,我來報道了,你來接我一下吧。”女生的語氣非常理直氣壯,讓沐小白更不爽了。

    “學妹你現在在哪里呢?”沐小白面帶微笑,沐風看到沐小白這個表情,就知道沐小白已經在發火的邊緣了。

    “我怎么知道我在哪里,我要是知道的話我用得著給你打電話嗎?”女孩子的聲音極其不耐煩,沐小白深吸一口氣,老子是代班,忍著忍著,等見了面調查清楚了再收拾她。

    “那你周圍有沒有什么標志性的建筑呢?”

    “這么黑的,我哪里看的清楚啊,你趕緊出來接我!”女孩子的語氣非常不耐煩,搞得沐小白也不愿意了。

    “我們是代班學長學姐,雖說是幫助你們熟悉校園,進入校園的,但不是你的奴隸,不是被你使喚來使喚去的,你這個態度的,那你就在外面待著吧,不要來報道了。”沐小白氣的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什么東西一天天的,慣的這些臭毛病。

    過了一會,郭泰也接到了一個電話,應該就是那個女生,說話的語氣態度和剛才和沐小白說話的態度一模一樣,沐小白非常的生氣,郭泰聽到這個語氣也非常的不舒服,“學妹,我們是你的代班學長學姐,不是你的奴隸,你這樣的形容我們也找不到你的具體位置,要不然你就自己找來,要不然你就看一下自己周圍有什么標志性的建筑。”

    “我自己找去吧,問你們也沒什么用,還學長學姐呢,問什么什么不知道。”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