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之長嫂難為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敏銳
    再讓他們這么作下去,大周朝早晚要崩潰玩完!

    宿致遠正在暗暗盤算著,卻見硝煙彌漫中,傅松一掃昨日的狼狽和萎靡,精神抖擻的走了過來,即便渾身落滿了塵土和樹葉,高大健壯的身軀也散發著逼人的氣勢。

    宿致遠暗自佩服傅松的膽魄,大步走下山坡迎了過去,看著傅松由衷的夸贊道“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傅家此舉與江山有大貢獻,軍中有了這個大殺器,以后再也不用怕來犯之敵了!”

    “謝謝你了,我替軍中將士謝謝傅家的貢獻!”

    傅松知道宿家和燕王蕭睿關系匪淺,不然也不會說服他們將火藥配方送給燕王,而燕王在百姓和士紳中的口碑是皇族中最高的,甚至高過了當今皇上。

    燕王也是傅松暗自崇拜的對象,這讓傅松從一開始知道火藥配方送給燕王后,就沒有一絲抵觸情緒,甚至覺得理所當然。

    別人或許還有私心,燕王只要得了配方,一定會盡快研制出來裝備到軍中,這是傅松心中唯一覺得安慰的地方。

    自從薛一梅研制出火藥系列管雷,在見識到管雷的威力后,他和張虎是一樣的心思,就是有朝一日軍中裝備了此物,將士們將如虎添翼,就再也不怕任何外族入侵了。

    每個男兒都有一個投身軍旅,保家衛國的夢想,傅松自然也不例外。

    雖然殘酷的現實讓這個夢想望而卻步,但他心底里卻從來沒有放棄過。

    而且在他的心里還有一個誰也不知道的期盼,盼望著蕭睿當了皇上,那他一定會投身軍中,為國效力!

    現在見宿致遠也這么說,傅松對火藥配方將來歸屬的問題就更放心了。

    雖然火藥是薛一梅弄出來的,但這個配方卻是屬于傅家,因此,傅松面對宿致遠的夸贊,鄭重的說道“這是傅家應該做的!”

    他知道,雖然薛一梅弄這個的初衷只是為了保命,但這個威力巨大的殺器,卻不是小小的傅家能夠獨占的。

    如果真要獨自占有這個配方,那將會給傅家帶來滅頂之災,這個認知傅松還是有的。

    不過,對于蕭睿,也只是他少年時期心目中一個幻想的英雄罷了,真實的蕭睿是什么樣的他并不知道。

    因此,猶豫了一下,還是擔心的問道“宿先生,這個東西你能保證燕王會裝備到軍中嗎?”

    宿致遠聽了,雖然臉上還保留著溫和的笑意,但眼底卻倏地變得毫無溫度,冷冽的目光盯著傅松,淡淡地回道“我可以用宿家的先祖起誓,燕王絕不會辜負這份火藥配方!”

    傅松見宿致遠這么鄭重承諾,知道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尷尬的笑了笑,卻也下意識的松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傅松心里卻不以為然。

    宿致遠也是目前擁有配方的人之一,誰知道宿家會不會用配方做別的用途?他可以相信燕王,卻并不相信宿致遠。

    宿致遠瞥了傅松一眼,自然看出他在顧慮什么,微微笑了笑“你是否在想宿家也有配方,將來的某一天是否會起兵造反?”

    傅松一愣,見宿致遠猜出了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隱瞞,點頭承認了“是的,宿家可不比傅家,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權勢有權勢,以宿家如今的地位,恐怕皇上都不敢對宿家輕易動手吧?”

    聽了傅松的話,宿一、宿二等人互相看了一眼,右手下意識的握住了腰間的兵器,目光緊緊地盯著傅松,大有傅松稍有異動,就會出手搏殺的架勢!

    傅松卻連眼睛都沒眨,只是緊緊的盯著宿致遠,等著他的回答。

    宿致遠贊賞的看著傅松,心里也很佩服傅松的敏銳。

    他收斂了臉上的笑意,目光越過前面的小山谷,落在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上,默默地嘆了口氣,淡淡地說“你猜的沒錯,宿家確實有其他想法,但這種想法,也僅限于自保而已。”

    “連傅家都知道積累人脈用以自保,宿家怎么可能不做好有朝一日被人吞噬的準備呢?”

    “一百多年來,宿家表面上活的很風光,但是每一代宿家人為了保住家業,都活的很辛苦,也很努力,不敢有一絲懈怠。”

    “宿家不僅要交好朝中大臣,還要針對皇族的幾乎所有人,投入重金,投其所好,只為了宿家不被掣肘,不被人惦記,家族能夠順利的延續下去。”

    “宿家之所以有今天,是宿家幾代人努力的結果,我絕不允許任何人對宿家有不軌之心,這也是我留下火藥配方的根本原因!”

    “宿家為了今天,付出了很多很多······以后還會付出更多更多,但為了家族的生存,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實,宿家和傅家何其相似,只不過,宿家歷經百年的經營已經成了龐然大物,到了就是皇族想要鏟除也不得不慎重的地步,而傅家只是剛剛起步而已。”

    “宿家的財富不是沒有人垂涎進而生出貪婪之心,但覬覦者下場都很慘很慘,久而久之,自然就無人敢挑釁了!”

    “我唯一能夠答應你的是,只要當政者讓宿家家族延續下去,不會動輒滅門奪財,宿家就不會造反!”

    “但倘若有人敢真的想要滅宿家滿門,宿家絕不會坐以待斃,會讓始作俑者付出他想象不到的代價!”

    傅松默默地聽著,心里竟奇異的理解了宿致遠。

    是啊,傅家眼下不也是被逼的不得不尋找靠山,才能生存下去嗎?如果傅家夠強大,誰敢這么欺負傅家?

    說到底還是這個世道,太令人失望了!

    不過,不管怎么樣,宿家都是傅家眼下唯一的救命稻草,他們不得不緊緊地抓住。

    想通了這一點,傅松便打起精神,開始教授宿致遠等人如何使用管雷。

    其實,這個操作極其簡單,只要掌握好引信燃燒的時間,投擲的遠近因人而異,但最遠的距離也只能是五十米左右。

    宿致遠等人本就極其聰明,又現場見證了傅松如何投擲,很快幾個人就都掌握了訣竅。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