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水墨云清 > 0346.討論案情
    白默故意用嫌棄的語氣說道,“你現在去,只能是給他拖后腿,安安靜靜在易家呆著,我保證賀辰軒可以完好無缺的回來。”

    黛娜果然一副受打擊頗深的樣子,“我真的有那么沒用嗎?”

    “那倒不至于,總之你現在只需要保護好自己。”

    “白默姐姐,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我之前也有關注網上消息的,你好像在媒體面前對一個叫sun的組織宣戰。”

    白默手握方向盤,注意著前方的路,同時答非所問的說道,“干干凈凈其實也好的,對于之前對你的試探和不信任,向你道歉。”

    黛娜擺擺手,“沒事的,我能理解,我感覺你對雅笙妹妹挺在乎的。”

    “她不是我妹妹。”白默說道。

    “啊?可你之前明明說”

    “她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我跟她是在游戲里認識的,一開始的時候,所有人都要我為了大家的游戲體驗而妥協,犧牲自己成全大家。”

    “依照白默姐姐你這么強勢的性格,你應該不會答應吧。”

    “不,那時候挺傻挺單純的,行事全憑喜好和任性,覺得他們打動我了,我就認下了。后來那個丫頭跑來忽悠我,她正是引導我踏進無盡深淵的罪魁禍首。”

    本來為會聽到姐妹情深的故事,沒想到會是如此。

    “那你恨她嗎?”

    “不恨,因為我當時失去了記憶,什么都不記得了。她和一個叫穆慈的女孩兒帶給我很多溫暖,給予了我當初身處困境時努力活下去的動力。”

    “那她們一定是很溫柔的人吧,有機會我也想要認識一下。”黛娜眼里寫滿了期待。

    “雅笙是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小魔女,但她卻一直想要走進光明中。穆慈她性格很冰冷,一百天的相處時間,我只在她臨死的時候見她笑過一次。”

    “白默姐姐,你的身上一定有著數不清的故事,我很好奇,你可以講給我聽嗎?”

    米爾仔細看著白默唇角始終不變的笑容,卻能感覺到她的心在被一點一點撕開,變得鮮血淋漓。

    “好了,警局到了,先忙正事,你們有時間再聊吧。”

    “嗯。”

    白默解開安全帶,對他們說道,“米爾,你們先回去吧,我可能在這里呆的時間要久一點。”

    “行,那我到時候來接你。”

    “不用了,我剛才給阿青發過消息了,到時我們直接去徐家的宴會廳。”

    “ok。”

    白默點頭,打開車門走了下去,而米爾兩人轉到了前座。

    米爾對她比了個手勢,隨即開車離去。

    白默遙遙望著車在她的視線中完全消失,這才面無表情的進了警廳。

    廳中有人身著警服,亦有人身著便裝,他們辦公桌上堆積了不少資料,每個人都在忙碌于處理自己手上的案件。

    “這位女士,您好,請問您是來報案嗎?”一個模樣約莫二十五六歲的女警官上前問道。

    “不,找人,顧新源警官來了嗎?”

    她似乎沒想到眼前的女人竟然認識顧新源,臉上的表情瞬間從禮貌微笑轉換為親昵,“請問您是白默白女士嗎?”

    “是的。”

    “顧sir剛到,他在這邊等您,跟我來吧。”

    “好。”

    那名警員帶著白默來到了刑偵科,顧新源正在跟人說話,見她們一起過來,又交代了幾句后停止交談迎了過來。

    “白女士,沒想到你來的這么快。”

    “剛才正巧在路上,看見你的信息就順道過來了。”白默看向顧新源手邊的文件,上面‘肖筱雪綁架案’六個字赫然在目,“沒想到一起綁架案也能引起顧警官你的興趣。”

    “一夜的時間可以做很多事情,肖筱雪是在海邊被人發現,她的身旁用樹枝寫出了兩行字。”

    雖然顧新源表情很嚴肅,但他的這張臉卻體現不出任何殺傷力。

    “什么字?”

    顧新源剛要從檔案袋中取出照片,旁邊的警員不禁說道,“顧sir,這個恐怕不合適吧。”

    “沒關系,說不定給她看一眼,你們這案子破的更快了。”顧新源意味深長的說道。

    照片里沙灘上的字體有些潦草,‘神之詛咒,一蒂雙花。花落凋零,循環俱滅。’

    “怎么樣?白女士,你有沒有想到什么?”

    “破案是你們警方的事情。”

    “咱們現在應該是達成了共識合作,我的線人最近抓到了sun組織里的一名成員罪犯,據他所說,他最近在奉命跟蹤黛娜。這個女人你應該很眼熟,她跟溫雅笙的長相一模一樣。據我們所調查,肖筱雪出事的同時,她也遭遇了家中遇襲。”

    “所以呢?”白默反問道。

    “肖筱雪失蹤前最后見的人是賀辰軒,他們當時在易家商店外發生了激烈爭吵,而事情就發生在他離開沒多久。”

    “我記得他做筆錄時說的是并沒有見過,所以他說謊了。”

    “是的,就在我們警方打算去找賀辰軒的時候,他已經連夜離開了b市,他很聰明,并沒有乘坐火車飛機,乘坐大巴車出了市后,幾經碾轉,現在已經徹底失去了蹤跡。”

    賀辰軒果然有事情瞞著他們

    “夢回滄海兩生花,緣來并蒂誤年華。這句話是我在肖筱雪臥室的筆記本中無意間看見的,后來經過調查發現,肖筱雪其實有一個妹妹,早年間被人販子拐賣,至今未歸。”

    “妹妹?可這件事并沒有任何記錄。”

    身為國際刑警,他的消息網竟還比不過這個女人,看來白默身上還有很多秘密值得他深入挖掘。

    白默對于顧新源的小心思十分了然,卻沒有揭穿,繼續說道,“因為這個孩子并沒有上過戶口,她是在出生的醫院直接被人偷走。”

    “我馬上派人去查。”

    “不用那么麻煩,直接去y市吧,我的耐心那個傻子會被私人情感而沖昏了頭。”

    “你是說賀辰軒?”

    “他們兩個發生爭吵之后,他一定還發現了別的事情,否則他不可能直接離開。建議你們去那個商店附近好好查一下,沒準兒會有別的線索。”

    根據韓序發來的消息,賀辰軒當時離開醫院后并沒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回家準備東西,隨后喬裝打扮離開了b市。

    他當時到底發現什么了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