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竹馬青梅三兩枝 > 第三百零五章 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
    蕭老太太和蕭楊氏便對晚晴放下心來了。

    蕭老太太便端起茶盞,喝了一口熱茶之后,慢慢說道“今兒,本事秋思蟹宴,本該去赴宴的。”

    “不過,珩兒那發生了些事情,他先行去處理了。咱們便不去參加秋思蟹宴了。”

    “現下叫你們來,便是將今兒到底發生了何事,講與你們聽。”

    “畢竟,是與珩兒有關的事情,你們都是珩兒的身邊兒人,近身服侍的,若是不知情,怕也是不妥。”

    傅蘭陵點了點頭,道“孫媳婦謹聽老祖宗的教誨。”

    蕭老太太點點頭,瞥了瞥蕭楊氏,

    蕭楊氏點點頭,對著傅蘭陵和晚晴說道“頭先兒,我和老太太正準備去赴這秋思蟹宴的晚宴的時候,才接到了珩兒派人送來的信兒,方才知道今兒發生了何事。”

    說罷便將梁家太太做下來的一系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給了傅蘭陵和晚晴知曉。

    傅蘭陵之前便已經知道了個大概,只是沒這么詳細,所以早有了心理準備。

    晚晴則是事先一點都不知情,甫一知道不過是午憩過后,便發生了這么些事兒,又是震驚又是擔心。

    又想著這么多人對著蕭君珩前仆后繼,投懷送抱的,心里又有些不安。

    蕭楊氏還說到了,蕭君珩之所以先行離開,便是直接去了梁府,找到了梁家的老太爺去了。

    梁家的老太爺早就不問家事許久了,每天都是在府里好生養著。

    如今蕭君珩怒氣沖沖,大張旗鼓的直接跑到了梁家,求見了梁家的老太爺。

    先是溫文有禮的稟明了身份,再是送上了大批珍貴的補品。

    禮數做齊全了之后,方才開門見山,一針見血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將梁家太太這些時日的所作所為,對他的陰謀算計全都一五一十的詳細的告訴了梁家老太爺。

    不但如此,還將梁家如今已經江河日下,生意已經瀕臨倒閉了,梁家太太便想著算計旁人的家產,來支撐她自己的用度告訴了梁家老太爺。

    并且還將之前被他命云松石白杖斃的那個老婆子的大言不慚的話,都說給了梁家老太爺聽。

    蕭君珩還言明道,若是梁家老太爺不相信的話,可以提審梁家太太身旁的貼身丫鬟還有貼身婆子,以及今天的梁家公子的小廝等,一一查問,便知真假。

    梁家老太爺聽了蕭君珩的話之后,怒不可遏,當場便被梁家太太的荒唐行為激的直接吐了一口血出來。

    梁家老太爺便跟蕭君珩說道,待他查明此事,定會給蕭家,會給蕭君珩一個交代。

    蕭君珩直到梁家老太爺跟他爺爺是一個輩兒的,年輕時候也是個頗有能耐的人,他既然開了口,許了諾,便一諾千金,定會給他一個交代的。

    因此,蕭君珩見既然已經達到了目的,也很聰明的見好就收,起身告辭了。

    之后蕭君珩便離開了梁府,去了鋪子里。

    之前因為梁家公子拉下臉來求了他幾次,他便看在兩人自小便認識的交情,也拉著他開了幾個鋪子,賺了些錢。

    雖說對于蕭家來說,那不算什么,還不如晚晴那兒的開銷呢。

    但是對于已經捉襟見肘,寅吃卯糧的一個空架子梁府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進賬了。

    今兒,他既然已經對梁家太太下了狠手,杖斃了她的人,震懾了她一番。

    又親身前去梁家老太爺面前告了一狀,將她的荒唐行為全部戳穿了。

    蕭君珩很肯定,以梁家老太爺的脾性,梁家太太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

    就算梁家老太爺放過她,蕭君珩也決計不會放過她!

    明明已經被她兒子收用過的什么那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東西,也想塞給他?!!

    當他是什么人?!!如若這都能忍的話,他還是蕭君珩么?

    所以蕭君珩早就立定了心腸,要好好懲治梁家太太。

    而那梁家太太便是再一肚子壞水,她也是梁家公子的親生娘親。

    蕭君珩知道,這一下,便是很有可能將自己和梁家公子的交情就斷了。

    不過,他也無所謂,既然道不同,便不相為謀便是了,無謂強求。

    橫豎他也沒有損失,不過是防著梁家公子倒打一耙,干脆先下手為強,先去鋪子里面,將賬務都處理好了。

    該給他的給他,免得到時候糾纏不清。

    因此,蕭君珩出了梁府之后,一面命人密切注意梁府的動靜,一面則往城中蕭家的鋪子里去了。

    準備在梁家公子興師問罪之前,先以動制靜,把握先機才是。

    這邊廂,蕭君珩雷厲風行,手段狠辣的將梁家太太的計劃全盤戳穿了不說,還早早就備下了后招。

    而那邊廂,梁家太太已經被嚇昏過去了,卻沒有任何人發現,還是她那個貼身媽媽醒來之后,才發現梁家太太昏過去了。

    這才呼天搶地的叫喊了半天,才有人進來查看。

    那貼身服侍梁家太太的媽媽本來以為是來查看梁家太太的。

    誰曾想,來的都是她未曾見過的人,一邊堵住了她的嘴,一邊將她捆綁了起來。

    另一群人則抬著嚇昏過去的梁家太太,還有那兩個被蕭君珩丟進來的沒氣兒了的婆子和丫鬟。

    將她們拖下了游船塞進了一輛馬車里面,那媽媽嚇得又差點昏了過去了。

    她被五花大綁了起來,堵著嘴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又瞧見那血肉模糊已經僵硬了的婆子和丫鬟丟在了她的腳邊。

    心里怕的不行,渾身冷汗,幾乎又要尿褲子了。

    此時,那個貼身媽媽才覺得似乎大事不妙了。

    這一切,并不像她和她的主子計劃籌謀的那樣。

    而是與她們之前預料的背道而馳。

    她們不但沒有算計到蕭家公子,反而被識破了。

    這還不算,連去傳話的婆子和丫鬟都直接被杖斃了。

    蕭家公子還敢直接將那兩個沒氣兒的甚是慘烈模樣的人丟到了梁家太太的面前。

    很明顯,蕭家公子動了真怒,而且一點兒都不忌憚梁府,也不顧忌和梁家公子的交情。

    似乎鐵了心要和梁府撕破了臉,那蕭家公子,從沒有想到,瞧著平日里溫文爾雅,素有賢名的,居然性子如此乖張,手段如此狠辣?!

    想到這里,那媽媽開始心慌意亂,驚恐交加了。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