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凰化龍 > 第七十九章 太后發威(二)
    充當背景墻的皇后,忍不住再次追問。

    得到的是太后的冷酷的諷刺,“賢福殿是你的寢宮,在你宮外發生的事,你會不知道?你這個皇后到底是如何當的?吾現在有些懷疑,你到底適不適合當這個皇后?”

    太后的話嚇得皇后再也不敢說話,躲在一旁老老實實的充當背景墻。

    德公公又將安平公主如何暈倒,如何被他送回玉府的事交代清楚。

    安平公主的事解釋清楚了,但是還有一件事沒有完。

    “皇后,吾問你,那個什么仁德公主不是一直在你寢宮里嗎?她現在在哪?為何不來侍疾?”

    畢竟都是當過皇后的人,發起火來的太后,可不是這個單純的像個小白兔一樣的皇后可以承受的。

    皇后毫不猶豫的跪在地上,“太后,仁德昨天就沒有回來。臣妾以為她是跟皇上在一起,可知道剛才的那一刻,臣妾才知道她失蹤了。”

    夏文公公又將玉即墨交代的話告訴了太后,至于如何回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太后聽了一知半解,只覺得這個仁德會巫蠱之術,就是因為她的存在,才讓帝后不正常,她走了帝后才會恢復正常。

    如此想來,太后已經知道皇上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

    “如此看來,皇上應該是恢復正常之后被他之前的所作所為氣的怒火攻心。既如此,皇后禁足賢福殿,無召不得出入。至于你們這些人…”

    太后看著其他的妃嬪,皇帝這些年被皇后霸占著,也是該給她們一個機會。

    “你們每日有兩個人留在這里照顧皇上,直至皇上康復。”

    太后帶走了德公公,去了皇家的庫房,那里存放著一直都在為安平準備的嫁妝。

    只是?太后有些懷疑,那起個奴才,會不會將安平的嫁妝給弄沒了。

    畢竟歷朝歷代,這樣的事時有發生,大多是那群不受寵的公主,掌管內務府的奴才就會偷偷的將一些嫁妝以假換真。

    這種事屢禁不止,總會有那么幾個貪財的。

    果然不出太后所料,安平公主的嫁妝只剩下一半。而另外一半的一半,全都被換成了假的,那些瓷器有一半是皇后的嫁妝如今給了安德,現在都被那幾個奴才偷走了。

    而一半中的另外一半,就是那些金銀首飾,全都被偷走,熔了重新打造首飾。

    內務府管理安平公主嫁妝的幾個奴才,跪在太后的面前,磕頭求饒。

    “太后娘娘,這真的不關奴才的事,安平公主被貶為庶民,這段日子以來都沒有一個主子過來查看,主事公公明里暗里的暗示奴才,這嫁妝以后也用不上了,要和奴才幾人平分。奴才自然是不同意,可主事公公明里暗里的打壓奴才們,公主的嫁妝被偷被換,我們無處申冤。”

    太后盛怒,沒想到這些個奴才居然如此膽大包天。

    “去,將那個狗奴才給吾帶過來!”

    跪在最前面的小太監沖后面使了一個眼神,后面的兩個太監,悄悄的從后面去將主事的太監帶過來。

    如今有了太后撐腰,這幾個太監自然是要把之前的委屈都報復回去。

    “太后娘娘,你不知道奴才們心里苦啊!那個主管家里有一個妹妹,是國舅府上的一個較為得寵的小妾。就因著這么一層關系,平日里沒少克扣主子們的月錢。”

    只要進了宮的人,在這宮中活上一個月,就沒有一個是傻的,一個個的都是人精,這種挑撥離間的事最會挑時辰。

    果然太后聽了后震怒,決定要好好懲罰這個狗奴才。

    可沒想到,安平被委屈了這么久,也要收回點利息不是!

    如今的安平成為庶民,注定在皇家無緣,唯有有從旁的地方為她出氣。

    在命運的偷偷安排之下,那個主事的太監,并沒有得到太后親自來這里的消息,不但不相信通知他的兩個太監,還讓人將他們兩個狠狠地打一頓。

    而其中的一個太監又很巧合的掙脫,向太后求救。

    “太后娘娘,救命啊!司公公不相信您親自過來,認為奴才們說謊,要打殺奴才,若不是奴才跑得快,只怕見不到太后娘娘了。”

    這太后聽了可得了,跟著那個小太監怒氣沖沖的找那個所謂的司公公算賬。

    還未進入司公公的院子,板子落下的聲音和太監的哀嚎聲,此起彼伏,相呼應稱。

    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被打的太監,還有坐在太師椅上,手上拿著荔枝,身邊有小太監伺候著的司公公,不時地罵上幾句。

    “太后,少拿太后壓老子。老子是皇上的奴才,太后她管不著。那個老女人,真以為這還是先皇再世的時候,就算她真的來了,老子也不怕。”

    “不知道你是誰的老子?原來吾在你們的眼中就是個老女人。”

    太后的聲音在司公公的右邊響起,司公公轉頭一看,“太后娘娘?”

    司公公十分大膽的直視太后,太后身邊的女官呵斥。

    “放肆,藐視太后。見到太后還不下跪!”

    女官的呵斥,終是讓司公公清醒。

    迅速扔掉手上的荔枝,向太后行禮,說話吞吞吐吐的向太后求饒,“老奴不知太后駕到,有失遠迎,還望太后贖罪。”

    被打的那名太監,也在同伴的攙扶下跪在太后的面前。

    “司公公的禮,吾可受不起。德公公,既然這個奴才說吾管不了他,那就你來吧。”

    “藐視皇威,太后娘娘對于這種奴才交給老奴就好,豈可讓這起子小人污了太后的手。”

    德公公首先就是抄了這個太監的家,在他的屋子里搜出了大量安平公主的嫁妝,看來這段時間宮中發生的事,讓他沒有來得及出宮銷毀。

    至于那些已經販賣的嫁妝,司公公房間里的暗格里搜出了賬本,根據那些賬本追回丟失的嫁妝。

    司公公被杖斃,所有跟這件事有關聯的宮外人員都被打入宗人府的大牢,只等皇上醒來后,在做處決。

    安平公主的嫁妝追回了十之**,剩下的那一成不到的嫁妝,被送往各宮妃嬪處,用以討好各宮妃嬪。

    有的妃嬪因為一些事心里不暢快,或是宮女和太監們犯了錯,將那些瓷器打碎。

    不過太后并沒有心慈手軟,被打碎的嫁妝就從那個宮的妃嬪的私庫里拿。

    最后安平公主遲來的嫁妝算是湊齊,為了補償安平公主,太后打開自己的私庫,拿出了一小部分貼入嫁妝。

    皇上還是沒有醒來,皇后娘娘只得自己暗中拿出陪嫁的嫁妝還有這些年來皇帝的賞賜,偷偷的放到安平的嫁妝里。

    太后雖然知道這件事,卻沒有點破,也許這是皇后最后能為安平做的事。

    嫁妝湊齊后,果然不是一個郡主可以媲美的。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