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農家美食日常 > 第174章:動手
    陳萍站的地方離賴眼三還有幾步,可就這還能隱隱的聞到一股餿味,那是賴眼三身上傳來的味道。

    這樣一個男人,他是咋說出來讓自己嫁給他?還說什么看自己不容易,是幫助自己,好像是施舍自己一樣,臉為啥這么大啊!

    “你娘xx,你沒看看你這個熊樣,誰能看上你,你以為都是瞎子啊。瞎子還嫌你臭呢,你趕緊給我開開,你再亂說,我削死你。”

    鳳二大娘沒想到賴眼三還不死心,竟然當著陳萍,當著客人這樣說,她氣的用巴掌使勁的拍著賴眼三的后背。

    “你讓人陳萍自己說,說不定她就是看上我了呢,她就是想嫁給我呢。她一個閨女在屯子里不找個依靠,她能混的下去?”

    賴眼三不理鳳二大娘,看著陳萍,眼內都是覬覦的光芒。

    “抱歉,我沒瞎。”

    陳萍是真的惡心壞了,是個正常人都看不上他吧。

    賴眼三聽陳萍這樣一說,瞪了陳萍一眼,眼神有些兇惡。

    “就是,想啥好事呢,想讓大妹子跟你,美不死你。”

    “是啊,這人真是,也不看看自己啥樣,做夢娶媳婦呢。”

    “真有膽兒說啊,這人要是敢這樣跟我妹子說,我打不出他屎來。”

    兩輛車的客人也在說著,都覺得賴眼三沒道理,這不是欺負人嗎。

    “那我就不開,你回去好好想想,你要是不答應,我天天在這兒守著,去你們飯店的車別想進了,以后你的飯店別想做生意了。”

    賴眼三也不和車輛的人說,只和陳萍說。

    “你要是實在不愿意,你讓那個叫陳雯的跟了我也行,她年紀大了點,不過我不嫌棄她,只要她跟了我,不背著我和別的男人胡搞,好好伺候我就行。”

    賴眼三看陳萍不說話,又接了一句。

    “我伺候尼瑪。”

    陳萍先前還在忍,這個時候實在忍不了了,賴眼三說的都是什么屁話,什么叫陳雯年紀大,他不嫌棄,還伺候他,他以為他是誰。

    不忍的陳萍直接扇了賴眼三一個巴掌,這口氣憋半天了。

    “你敢打我?你個臭娘們,反了你了,你看我弄不死你!這次你和那個陳雯還有你飯店的女的,要是不陪我睡,我讓你飯店關門。”

    賴眼三也急眼了,沒想到陳萍一個閨女竟然敢和他動手。

    他放著狠話,然后沖了出去。

    鳳二大娘傻眼,突然反應過來,也跟著沖了出去,她怕陳萍吃虧,賴眼三再如何也是一個大男人,體重在那里呢,陳萍肯定會吃虧啊。

    可她看到的畫面卻讓她瞪大了眼睛。

    在賴眼三說出那些話沖出來的時候,兩輛車的人也都生氣了,這是明擺著欺負人啊,一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這那兒看的下去啊,他們要為陳萍撐腰,不能讓陳萍吃虧。

    所以這些人也摩拳擦掌的想要過來幫忙。

    可還沒等他們動手呢,賴眼三已經趴下了,趴下還不算,還抱著襠部。

    原來賴眼三沖陳萍來了,陳萍是練過的,反應很快,看著沖過來的賴眼三,先一腳踹向了賴眼三的襠部,然后一個膝肘下去,賴眼三本來就疼,又受了這么一下,就趴下了。

    其實更適合是是陳萍給賴眼三一個背摔,但陳萍沒這樣做,實在是賴眼三的重量有點讓她拿不穩能不能摔成功,二則,賴眼三身上實在太臟,味道太大,她不想太近距離接觸賴眼三。

    賴眼三沖出來,挨一腳,趴下,然后疼的抱住襠部,這一切都在一瞬間發生。

    鳳二大娘他們到跟前的時候,賴眼三已經趴下了,所以壓根就不用他們幫忙了。

    “我讓你嘴賤,我讓你不開,我讓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鳳二大娘還不解氣,踢了賴眼三兩腳,他剛才說的啥話啊,讓飯店那些女的陪他睡,他以為他誰啊。

    “打死活該,這樣的打死一個少一個。”

    “就是,打的輕。”

    “這要是我,非弄死他不行。”

    兩輛車的人也都很氣憤,說起來黑北這邊的人比起別的區域確實要彪悍一些。一般都秉承,能動手絕不瞎bb,有什么事,打過再說。有的人打完還能成朋友呢。

    記得陳萍在網上看過一個笑話,說黑北人去南方,在飯店里看到人吵架,能吵一兩個小時,絕不動手。

    這要是在黑北,兩句話就能打起來,把桌子掀了,飯店給砸了,特別是在喝酒的情況下。

    這也不是說黑北人就愛逞兇斗勇,可能是這邊人脾氣都直,性格爽朗的緣故。

    所以今天這情況,就算陳萍真的柔弱,打不過賴眼三,她也不會吃虧,兩輛車的大部分人都會幫忙,到時候拳打腳踢,吃虧的自然是賴眼三。

    只不過陳萍動作麻利,所以讓那兩輛車的人沒了用武之地。

    “妹子,厲害。”

    “就得厲害,不厲害點不吃虧了,妹子好樣的。”

    “老妹兒是這個。”

    大家都稱贊著陳萍,沒有一個覺得陳萍動手不應該的。

    這個時候后面又有車過來了,攔著過不去,他們把車停下,過來打聽咋回事,兩輛車的人充當解說,把情況說了。

    “打的好,還攔車不讓去吃飯,打不死他。”

    “這樣一個人還打人家小閨女的主意,還打好幾個人的主意,打死不虧。”

    后來的人也義憤填膺。

    “你們別想好過,我不會讓車過去,我讓你們飯店開不成,打我,我弄死你們。”

    賴眼三起來了,抱著襠部,還罵呢,現在他恨上陳萍了。

    “你個孫子還敢囂張,不讓過,弄死你。”

    有人氣不過,上來就沖賴眼三動了手,剩下不少人一看,得,這下有施展的地方了,也沖了過來,沒幾下,賴眼三又被打趴下了。

    “好了,別打了,再打就出事了。那邊來人了。”

    鳳二大娘急忙去阻攔,氣歸氣,真要把人打壞了,那也不是鬧著玩的。

    打人的人一聽住了手,他們下手自然有分寸,把人打壞了不用賠啊?打人自然是打疼,但打不壞的好。

    賴眼三從地上爬起來,臉上輕腫了好幾塊,他活動了一下身子,真疼啊,不過他也知道,沒打壞他。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