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快穿歸來當影后 > 第210章:一切都是為了片酬
    莫名其妙突然被推出來的左羽,此刻正黑著臉,穿著威亞。

    “你搞什么鬼?”

    “給你一個難得出道的機會啊。”

    “……”

    謝謝您啊,大爺!

    “別想太多了,反正一會拍的也是遠景,吊一會兒馬上就下來了。你也不想我們這第一天拍戲,就拍到三更半夜吧!”

    聽到那三更半夜四個字,左羽也瞬間閉了嘴。熬夜加班,白蘇不喜歡,他自然也不樂意。

    李黎的團隊專業度還挺高,沒一會兩人便穿戴整齊。白蘇自然不是第一次吊威亞,早在拍第一部劇《寸雪》的時候,她就習慣了。

    不過對于第一次穿這玩意兒的左羽,確實有些遭了罪。

    “穩住,我們能贏。”

    “……”

    左羽沒有搭理她,只是細致的問著工作人員相關的注意事項。

    雖然他一張面癱臉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白蘇依舊能夠感受到他的緊張。

    畢竟是第一次這么被倒著吊在半空中,是個人都會有些犯怵。

    “321!”

    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兩人翻了個身,倒著升空。

    “害怕的話,就抱緊我一些!”

    “嗯……”

    身后的小助理傳來了一身若有可無的回應。

    為了表現從半空中急速下墜的效果,沒一會底下的大功率吹風機便被開了起來,這下兩人就都有些呼吸一窒,這感覺自然不好受。

    一時間,白蘇也有了找個替身的想法。

    “來,各部門準備,開拍!”

    “《游戲世界》第一場第一鏡,開始!”

    “啊!”

    兩聲尖叫,沖破天際。

    “停!”

    白蘇的新電影,至此第一幕戲便拍攝完畢。

    對,就是這么簡單,不需要任何演技,只要被倒吊著尖叫就行。

    再次落地的左羽,扶著白蘇的手默不作聲的坐到了一旁,開始思考起了人生。

    看他這個樣子,白蘇也只能無奈的一笑,接著遞了一瓶水給他。

    “還好吧?”

    左羽接過水,抿了一口,沒有做聲。

    這時副導演章木,又走了過來。

    “還要再拍一個背部的中景?”

    “對!”

    白蘇重復問了一遍,聽到他準確的回復之后,微皺了一下眉。

    左羽若啥事都沒有,她自然愿意幫個小忙,但這回看他整個人都被玩壞了的樣子,那她也沒必要扯著身邊的人去受這個罪。

    “我沒事,只是需要緩一緩適應一下。”

    沒想到一旁的左羽先行開了頭。

    “別強撐!”

    “沒事。”

    “那好吧!”

    看到左羽確認可以,白蘇才同意下來。

    這早上的戲份開始的本就晚,等拍完,男主是一步都未動,全在白蘇和左羽這了。

    三兩口吃完中飯的白蘇,起了身。

    “你去哪?”

    “討要片酬。”

    聽到白蘇這理直氣壯的話,左羽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直到真的看到她施施然的跑到了制片主任那邊,才意識到這是給自己討要片酬!

    “……”

    突然有種一言難盡的感覺。

    片刻的功夫,白蘇折返回來。

    “要到了?”

    “那還能有假。今天拍攝結束了,記得去結賬!”

    左羽微微一怔,謝謝兩個字到底有些說不出口,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蘇喝著水的側臉。

    “誒?那邊又出事情了。”

    左羽順著白蘇的視線望過去。

    “羅羽軒?“

    “除了他,還能有誰?”

    “他這么接二連三的搞事情是為了什么?好古怪!”

    此刻休息區的一角,滿地狼藉,飯菜被灑了一地。

    原因也簡單,男主不滿今日劇組提供的午餐。

    聽到左羽的自言自語,白蘇輕笑一聲,接了話。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這事要真說起來,還出在片酬上。”

    “片酬?”

    “對,外界都以為男主自降片酬是為了打一場翻身仗,但實際這事卻是他那經紀人擅自主張干的事。”

    ”所以他這么鬧,是為了重談片酬?“

    “大概吧,不過這事可以說是雙刃劍,一個不好可就會折了夫人又折兵。

    所以他也只敢在一些小事上作一作,全看他能不能把好尺度,真惹怒了李黎,那可就翻車了!”

    白蘇搖了搖頭,這娛樂圈內的勾心斗角就沒帶少的。

    聽完白蘇的話,左羽也是若有所思,不過緊接著他又想到一個問題。

    “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能掐會算,蘇半仙!”

    說完,白蘇笑了笑又起了身。

    “你去哪?”

    “廁所!”

    “……”

    微微沉吟了一會的左羽,頓時反應過來,這是尿遁吧!

    想到她剛剛去了一趟制片主任那邊,這哪是為他討要工資,分明是打探八卦消息去了。

    虧他剛剛還感動了幾秒。

    又是那種心肌梗塞的感覺!

    ……

    雖然導演和男主有些不對頭,但是下午的戲到底還是得拍。羅羽軒雖然要作死耍大牌,但是拍戲還得認真的來,不然就真的失去了價值。

    導演可能會容忍演員的脾氣,但是不會容忍你的渣演技。

    正式上場之前,自然還是得簡單的對一下詞。這也算男女主見面之后,正式開始有交流吧!

    不過兩人剛一碰頭,白蘇還未開口。

    對方的助理也不知道從哪里搬來了一把躺椅,羅羽軒就這么翹著個二郎腿躺在了上面,臉上依舊帶著他的墨鏡,表情淡漠。

    手里的劇本看了兩眼,便被隨意的甩在了一邊。

    “小伍,你來和她對詞。”

    “……”

    白蘇眨了眨眼睛。

    對比她巴巴的捧著個劇本站在一旁的樣子,對方這陣仗很可以,夠大牌!

    跟在身后的左羽,有些看不下去了。雖然白蘇平時的言行讓他一言難盡,但是到底是自家人,被人這么冷眼相待,還是頭一回見。

    不過剛要跨步上前,卻見白蘇突然條件反射似的用手捂了鼻子。

    “我去,你放屁!”

    說完這話她又趕緊倒退了兩步。

    “媽呀!實在是太臭了。”

    這聲驚呼,響亮又有穿透力,頓時吸引了現場不少人的目光。再結合白蘇那真的不能再真的反應,圍著的人頓時下意識的也退后了兩步。

    這下躺椅上的羅羽軒自然再次成為了全場注目的焦點。

    雖然放屁是生理反應,但是你一個男明星在公眾場合這么來,就有些那啥了!

    羅羽軒摘下墨鏡,一臉懵逼的起了身。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