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道姑翾楚 > 第五百一十五章:鬼見愁
    年復說“這老婆婆也太守信用了,不就是半碗米的事情,怕什么呢!人死為大,就是多少錢,人都死了,還能去陰曹地府追著要這錢呀?根本不可能,也不用操心這事,老婆婆也真是的……”

    蕭天樞笑道“所以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呢!有的人就可以始亂終棄,不受諾言,有的人一諾千金,就是死也要償還債務……”

    年復笑道“說的有道理,可是老婆婆現在都死了,也不能還魂呀!這豈不是亂了陰陽兩界的規矩?不知道她要怎么辦,閻王爺要怎么安排?”

    蕭天樞笑道“老婆婆一聽傷心地哭了起來,閻王爺突然掐指一算,說道“有一個法子可以讓你回到人間償還,不過你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什么法子?”老婆婆問道。

    “你鄰居家養了一只老母雞,已經奄奄一息活不久了,我可以讓你附在它身上,但是你每天又要吃她的糧食了,所以你每天要給她下一個蛋償還,欠她多少粒米就償還多少個雞蛋,你可愿意?”

    老婆婆毫不猶豫就答應了。就這樣閻王爺一揮手,飛沙走石,老婆婆的魂魄就附在了鄰居的老母雞身上,咯咯咯叫個不停。

    鄰居的老母雞本來奄奄一息就要死了。鄰居聽到雞叫,好奇地過去一看,自家的老母不僅活了過來,居然還下了一個大大的雞蛋,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從那以后,本來就要死掉的老母雞突然生機勃勃,每天風雨不誤,都會下一個大雞蛋。

    一晃就快過了七年,鄰居非常好奇,逢人就說自己家的老母雞居然活了十多年,每天一個雞蛋從來沒間斷過

    也就在這沒多久后,鄰居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那只老母雞突然口吐人言說道“我的好鄰居,我就是你隔壁的老婆婆哦,還記得生前我借了你半碗米嗎?一個雞蛋一粒米,整整七年,我已經還完了,如今我要走了”

    次日天明,鄰居趕緊去看老母雞,只見老母雞全身冰冷,已經死去了多時,至此心中的疑惑終于解開了,嘆道老婆婆啊,為了半碗米,一句小小的承諾,你又何苦要用七年的代價來償還

    年復佩服道“俗話說,有借有還再借不難,有借不還再借就難,倘若借了他人東西和錢財這輩子不還,下輩子就要做牛做馬去償還,與其如此何不如在今生償還”

    蕭天樞笑道“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生來會打洞。”

    年復笑道“又有故事了?”

    蕭天樞笑道“開篇言罷,說故事。這個故事,發生在東北邊屯富家堡。多年前,富家堡有個老木匠,名叫富包天。單聽這名,便知是個膽大的主兒。膽大包天嘛。事實也是,富包天這輩子,除了打棺材,還捉鬼驅邪。”

    據傳,早年,一個道人從富家堡走,突染惡疾,病倒了。當時,是富包天收留了他,管吃管住管抓藥,分文沒收。及至病愈,道人甚是感激,就送了他一柄桃木劍。說來也神,自此以后,富包天還真收降了不少妖邪孽障,人送綽“鬼見愁”。

    年復笑道“我去,鬼見愁,這名字牛……”

    且說這天,富家堡的大戶富守財登了門。一進院,人便嘆聲連連“包天兄弟,你大爺的病,唉,夠戧了。他催我來請你,早點給他備間千年屋。”

    千年屋,即棺材。富守財說的“你大爺”,是他爹老富頭。富家堡的人,只要上了年紀,自感時日無多,大都會事先打上一口棺材,做好壽衣壽鞋,備著。

    富包天聽罷,回頭沖屋內喊“癟犢子,你到底跟不跟我去學手藝?”

    “不去,不學!”

    痛快回話的癟犢子,是富包天的兒子富二三。二三,接二連三,寓意多子多福。哪料,二三落地后,富包天媳婦的肚子就再沒鼓起過。噌噌長肉膘不算。眼瞅年近六旬,富包天情知沒戲了,也灰心了——二三天生敗家,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喝玩樂,閑扯淡。好在成家生子后,心性才有所收斂。只不過,他堅決不跟老爹學打棺材的手藝

    為啥?晦氣。

    閑話少敘。富包天隨富守財進了門,見備的是楠木,不由得點了頭好料。楠木材質好,不變形,埋入地下耐腐爛,為造棺首選之材。接下來,看的則是木匠功夫。必須打得緊實無縫,盛水不漏,且具氣勢,棺底寬厚,棺蓋雄偉,棺身流暢圓潤,棺頭圓凸闊氣。而放眼方圓百里,能有此能耐的,怕也沒誰能超過富包天。

    但,富包天只在院中兜了半圈,登時沉了臉色。

    “邪氣太重,有些不對勁!”

    富守財見狀,有些慌“包天兄弟,哪兒不對勁?”

    富包天再沒言語,開工。提起墨線,兩頭牽緊,甫一彈下,嘣,新換的墨線居然斷為兩截!

    要知道,棺材行有個規矩,開工前須新換上好墨線9米。這墨線,非尋常棉線,極為柔韌。如若拉斷,絕非好兆頭。而更令人膽突的是,富包天亦“啊呀”一聲驚叫,一坐到了地上。

    “咋了?”富守財也驚得肝兒顫。

    “得罪了。遇這等事,我要不管,就不是富包天!”

    富包天說罷,自作主張,把富守財家的女人,和孩子全趕去了,鄰家,接著插門入屋,站在了老富頭床前。

    “大爺,別怪侄子包天沒能耐,這棺,不好打。今兒個斷線,明兒個就有可能裂棺,掉底。”

    “為啥?”

    “有些東西,不想讓你好走。要不驅了它們,它們會進入千年屋,擾你不得安寧。”富包天嘆道,“這家里也無旁人,你虧待過誰,做過啥有愧這兒的事,說說吧。”

    這兒,富包天拍的是心口。

    老富頭,沉默半晌,突然老淚縱橫,絮絮叨叨地說,年輕時,他曾背著媳婦,和宋寡婦,相好過;有一回,從山里走,恰碰見有個女人遭惡漢欺辱,哭喊著,求他救命,他卻假裝沒瞅見,倉皇逃了。當日,他便聽聞那女人上了吊……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