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暗月紀元 > 第五百零四章 九蓮荷蕊為誰開?
    唐龍?!

    當人們看見從轎中走出的這個身影,心中竟然都浮現出這樣一個想法。

    轎中人長得像唐龍嗎?并不....他雖然是黑發,但卻有一雙深邃湛藍的眼眸,身形修長,皮膚白皙,長相更偏向于西方。

    為什么會聯想起唐龍?

    是因為這個轎中的少年英俊的面容,完美的風度,挺拔的身姿,高貴的氣質,一切的一切就猶如唐龍出現在人前的感覺。

    都是那種容顏無缺,絕世少年的模樣。

    不過多斯通過監控,看見這個身影的第一眼,卻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只是英雄家族普通的族人吧?

    可這個念頭剛剛升起,轎中的人正好抬眼,望向了廣場中站在高臺上的唐凌。

    陽光落在他的眼中,竟然讓他的眼眸閃過了一絲若有似無的金色,接著這一絲金色就氤氳開來,咋一看,就像藍色的眼眸之中鍍上了一層金光。

    ‘啪’多斯手中的煙斗落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這個轎中的少年看著唐凌再次開口了:“唐凌,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跟隨我。”

    “對了,我的名字叫做李斯特。”

    王者,高高在上的王者。

    李斯特沒有開口,人們以為他只是一個絕世少年,就如唐龍那般。當他一開口,竟然會讓人有一種他就是少年王者的感覺。

    自然的,毫不造作的,他流露出來的氣度就是如此。

    至少場中大部分的人被他那強大的氣場所感染了,甚至覺得他提出來讓唐凌跟隨他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唐凌的心情很平靜,他看著李斯特,從記憶里搜索不出來一點點和這個名字相關的東西,對這張臉也沒有什么印象。

    “你讓我跟隨你?”唐凌的神情似笑非笑。

    “是的,我可以給你匹配的一切。”李斯特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他的目光似是有意的,先是落在了飛龍的身上,又看了一眼亨克。

    唐凌瞇起了眼睛。

    “不好意思,我沒有興趣。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明天就要出海了,我很忙。”唐凌的拒絕很直接。

    “你就不考慮嗎?”李斯特追問了一句。

    回應他的是唐凌跳下高臺,走出燈塔廣場的背影。

    “那其他人呢?如果他們愿意跟隨我,你想要阻止嗎?”李斯特也并不生氣,忽而追問了一句。

    唐凌停下了腳步,轉頭:“值得信任的伙伴,可靠的朋友,這樣的事情可不是求來的。”

    “所以,這些我一點都不強求。你若有本事,盡量去做吧。”說完,唐凌便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看著唐凌的背影,韓星伸了一個懶腰,嘀嘀咕咕的說道:“真是不想出海了,洛小辛又不去....”

    說話間,韓星已經跟上了唐凌的腳步。

    洛離不爽的喊了一句:“我妹妹去不去,和你有什么關系?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一邊說著,洛離一邊夸張的掐住了韓星的脖子,但跟著唐凌的腳步半絲沒有慢。

    東陽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一幕就覺得有想要笑的沖動,他也沒有強壓這個沖動,嘴角流露出了一絲微笑,看著唐凌的背影,對著其他三子說了一句:“走吧。”

    “那就走吧。”北啟也沒有任何猶豫。

    “咳,咳咳....”南羽跟了上去。

    至于西鳳,很干脆的對著那一隊人馬豎了一個中指,這才跟上了大家。

    之前圍住他們那口惡氣,對于西鳳來說還沒有出盡呢!

    四子跟上了唐凌。畢竟,從小就烙印在心中的種子,哪里會有那么容易被動搖?何況,他們現在對這顆種子已經不知不覺不再排斥,已經傾注了某種隱秘的希望....

    很快,唐凌這一行人就離開了燈塔廣場,留給大家一竄打打鬧鬧的背影。

    也莫名的讓在場的人,心情變得微妙而復雜起來。

    氈帽的喉頭滾動了一下,束縛他的力量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消失了,他知道他是沒有辦法去抱怨和對抗什么的,敢在這種場合明目張膽就壓迫自己的,一定不是簡單的角色。

    他出身低微,早已學會了太多的生存法則。

    他只是失落,不知道錯過了這一次以后,還有沒有和心中這個崇拜的少年唐凌還有交錯的機會。

    氈帽的想法,也代表了好幾個底層天才少年的想法,他們或許沒有氈帽那么迫切,可失落是同樣的。

    至于其他人的想法就更加復雜了一些,但無論如何唐凌已經離去,他們也有自己的船隊要組建。

    不過,這一場小小的鬧劇,李斯特顯然是落在了下風。

    他非但沒有打壓到唐凌,倒讓人覺得唐凌這個少年越發的神奇了。

    對此,李斯特似乎并不是太在意,他只是靜靜的看著唐凌一行人走出了燈塔廣場,走向了街道的轉角,然后消失不見。

    “這些人都會跟隨我的,你覺得呢?亨克?”李斯特收回了目光,忽然用非常小的聲音,只有亨克一個人能聽見的聲音,詢問了亨克一句。

    “當然,我的王。”亨克回答的非常肯定,目光中透出的是信仰一般的光芒。

    “那我為何感覺這些人跟隨唐凌的心,是如此的堅定呢?”李斯特看似像在詢問,但眼中閃過的卻是一絲不悅。

    亨克并沒有第一時間回答,他想起了許多許多的事情,最后的一幕卻是安德魯死在擂臺上的畫面。

    他的神色閃過了一絲痛楚,沉吟了許久才說道:“唐凌是一個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這是我最懇切的答案。”

    “唔。”李斯特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然后低沉的說了一句:“可惜,九蓮荷蕊只會為一個人而綻放。”

    這一句話的聲音很小,小到亨克站在李斯特的身旁都不太能夠聽清他說了什么?

    燈塔廣場的船隊組建依舊在進行著,人們吃驚的發現,唐凌只是隨意挑走了幾個船員,而他挑選的人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人。

    可這幾個人竟然都是地獄崖挑戰中的絕對強者!韓星是第三,東南西北四子也進入了前十,就算洛離也是....要是那個神秘的少女彼岸也會跟隨出海的話,唐凌的船隊不已經是隱隱之中最強的船隊了嗎?

    那唐凌一行人的出海倒是非常值得期待了啊。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