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國高科 > 第510章 現在的燈街
    彩管公司竟然摸透了模擬交換機的所有技術,這實在是讓張東升感覺萬分驚訝。

    不過卻也還算在情理之中,畢竟上一世沒有他張東升,彩管公司可能早就已經破產倒閉了。

    自然也不可能留下什么輝煌,而眼下新生的彩管公司取得什么樣的成就,都不會讓他太震驚。

    只不過,雖然說趙墨弄出來的這個大哥大精簡一下,可能質量并不比在外邊買的差。

    但是卻并不能拿出去銷售,雖然說所有零件全是國產。但技術上沒有任何的更新,用的,就是外面的技術,甚至于連零件規格和型都大同小異。

    如果拿出去銷售的話,那真的是百分百侵權,人家一告一個準了。

    但是彩管公司完全可以把這個技術當做技術積累,以后無論研究什么樣的手機,都可以把這一份技術作為起步的基石,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說起來對于這種老式的大哥大模擬交換機,其中究竟涉及到了怎么樣的技術,張東升都不是很了解,頂多只是從宏觀上可以敘述一下原理罷了。

    畢竟張東升接觸到的最古老的手機,也是g的2g網絡,距離大哥大的年代實在是有些差距。

    在這個時間,上一世張東升的父母,恐怕還是年輕的毛頭小子和青春靚麗的少女呢。

    當然了,究竟是誰張東升也不認識,畢竟上一世的他也是個孤兒。

    不過眼下有了這大哥大的技術,等過幾年g網絡在華夏推行之后,張東升就算是如魚得水了。

    在他的腦海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經典的2g網絡手機構造。

    而這些在未來所代表的都將是財富!

    在這邊都流了很久,找了個空張東升打算去旭陽游戲那邊看看。

    畢竟說起來他也實在是有些不負責,這家游戲公司已經很久都沒來了。

    也是巧了,等張東升趕到這邊的時候,卻發現旭陽游戲這邊基本上就沒幾個人,大貓小貓兩三只。

    略微詢問了一下,這才知道,原來就在上一周在青山鎮部分的廠房和設備已經建設好了。

    王喜帶著大部分的工人和生產線搬到了那邊,而旭陽游戲這邊只留下了銷售部的幾個人負責一些日常瑣事。

    因為從青山鎮到江城市的公路還沒有修好,所以一些銷售方面的事情還要在這邊處理,等公路修好了也就徹底搬過去。

    張東升聳了聳肩,臉上流露出了幾分無奈。自己最近真的是有些忙,成天扎在實驗室里鼓搗芯片,把正事兒都忘了。

    好在銷售部的主管在辦公桌里翻了翻,拿出了一張請帖來。

    不是別的,正是旭陽游戲公司辦公樓喬遷之喜。王喜在請帖上寫的很清楚,沒有太多的外人,但是全弄的,還蠻正式的,邀請下個周周一張東升去參加。

    原本這主管還打算過兩天找時間親自給張東升送去的,既然在這邊遇上了,正好也就給他了。

    旭陽游戲這邊沒什么好看的,正巧萬國慶親自過來找他。

    “東升,走啊!難得你過來一次,就近咱們吃點飯,順便喝點。”

    萬國慶可是個酒鬼,雖然說他也知道酒精非常容易引起手部的神經痙攣。對于他們這些電子狗來說,可沒有任何好處。

    但是都這么大歲數了,偏偏就愛這一口,也就沒有想著去借,只是自己控制著點兒,不會多喝。

    張東升跟著萬國慶到了的時候,發現并不僅僅是他們兩個,還有章義和趙墨也都在這。

    自從張東升離開了彩管公司,趙墨也算是成長了起來,可以獨當一面了。

    說起來在這個彩管公司里,張東升最看好的就是這小子,之前還想著是不是把他挖到旭日升總部去,和自己一起做芯片呢。

    在這個小子身上,張東升感受到了一種執著的精神,一種敢于嘗試永不放棄的力量。用一些不是很好的形容詞來講,就是倔!

    屬于那種認準了一條路,10頭牛都拉不回來的倔脾氣,可偏偏搞技術的就需要這種認真鉆研,永不放棄的精神。

    只不過眼見著幾個人來的這地方,張東升確實有些無聲的皺了皺眉頭。

    來的這地方張東升并不陌生,當初他也在這邊吃過不少次的飯,

    甚至于這條燈街都是由他親自設計的,在這邊還有10個攤位的面積呢。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一段時間沒來燈街,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

    頭頂上的彩燈究竟如何了?現在是白天張東升且看不出來。但是在這附近的地面,馬路兩側的草坪等地方,卻顯現出了各種的問題。

    雖然說經過一段時間發展,兩邊的攤位也都搭了個小棚招攬顧客,但是棚子并不大,顯得有些狹小。

    地面就是馬路的柏油地面,無數次的踩踏和食物殘渣留下的痕跡,顯得油乎乎的。

    透過大棚子的塑料布往后面看去,一條在土地上挖著的排水溝流向遠方。

    大量的污水上面漂載著廚房垃圾、剩菜破飯緩緩的朝著那邊流著,散發著難聞的味道。

    這個季節雖然說還算寒冷,但是已經有不少的蒼蠅在那邊來來回回,嗡嗡嗡的盤旋著了。

    老舊的塑料凳子,多大的小方桌。坐了他們5個人,已經顯得有幾分擁擠了。

    雖然說能看得出來,這桌椅都經過了擦拭,但是在一些邊角痕跡之中,卻還能找到黑色的油漬。

    棚子后邊隔了一道塑料布,可以清晰的看到廚師在那里忙碌著,燒煤的爐子火非常的旺。

    生疼的火苗帶著灰塵,充滿了那個小空間。

    張東升相信這樣炒出來的菜別的不說,至少含碳量肯定高,絕對不會缺營養。

    雖然說張東升本身沒有什么潔癖,喜歡洗手的習慣也只不過是職業病而已。

    但是眼下這樣的環境,還是有些讓他不怎么想吃這頓飯。

    之前張東升在的時候,這邊還算有些人去管。

    而張東升不在,章義卻根本就沒有把這彩燈街重視起來,畢竟對他來講比燈街更重要的事情還有無數呢,每天忙得腳不沾地。

    所以雖然時間不長,這里卻已經是一片亂糟糟了。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