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回到北宋當明君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朝臣們看著官家,略有些迷茫,大宋的皇帝,什么時候,學習過拉丁文。他們不知道,也不敢問。

    安娜站了出來,用那種詠嘆調說道“尊敬的陛下,我們曾經通過各方的文獻記錄的了解,以及那些有幸游歷過陛下雄偉帝國的商人們的傾訴,我們了解到了陛下的偉大和對遠方客人的博愛。”

    “這次前來,給尊敬的陛下,帶來了幾份微薄的禮物,還請陛下收下。”

    趙桓點頭,一隊修士端著一個個盤子,放在了文德殿內。

    第一件禮物趙桓很滿意,是一些來自歐洲的特產,卷心菜的種子和一個枯萎的卷心菜。

    第二件禮物,是白蘿卜和紅蘿卜的種子,兩個已經脫水了的白蘿卜和紅蘿卜。

    這兩份來自歐羅巴的食物特產,短期內看不出什么,但是長期培育推廣后,能給大宋的百姓餐桌上,多兩道家常菜。

    為建設舌尖上的大宋,做出了貢獻。

    趙桓對這兩件禮物非常滿意,他示意安娜解釋下,這后面的禮品。

    “對于富饒的陛下的帝國來說,歐羅巴的特產只能起到補充的作用,能讓大宋皇帝感到驚訝的禮物,更是少到無法去尋找。不管是軍事、科技、文化。來到陛下的帝國之后,安娜清楚的意識到這一事實。”

    “所以靜心挑選了這些禮物,還請陛下過目。”

    “這是安娜從智慧宮帶來的幾個譯本,既然官家懂拉丁文,那我就簡單敘述一下這幾本書的內容,這幾本分別是《蒂邁歐篇》、《形而上學》、《幾何原本》、《大匯編》,分別由柏拉圖、亞里士多德、歐幾里得和克羅狄斯。”

    趙桓聽著安娜的說話方式就頭疼。

    這種大段大段的廢話,前綴一大堆,詠嘆調的說話方式,讓他頭疼,這種頭疼來源于上一輩子,他上輩子看美劇都是2倍速看的。

    “這本《大匯編》是什么?”趙桓拿起了最厚的一本書,翻動著的問道。

    安娜笑意盎然的說道“這是由克羅狄斯·托勒密所寫的《大匯編》,距今已有千年之久。”

    “《大匯編》由《天文學大成》、《地理學》、《天文集》和《光學》構成。巴格達的御醫胡奈恩,將其從拉丁文翻譯成為阿拉伯語時,稱呼其為最偉大的作品。”

    “最偉大的作品嗎?”趙桓翻開這本厚重的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托勒密,居然是地心說的集大成者!

    趙桓將這本書用量子波動閱讀法收容到了自己的大宋資料庫里。

    他已經下定決心,把這些書好好翻譯出來。

    大宋的文化昌盛,那是冠絕世界,這一點毫無疑問,但是這些書也可以從一定的方面,來補充大宋的一些不足。

    取長補短,通過東西方的文化交流,找到自己的短處,并且彌補。

    這并不是一件丟人的事。

    這算是偷書嗎?讀書人的事能算偷嗎?!

    安娜肯定懷著什么樣的目的,來到了大宋。這些書籍是最重要的禮物,趙桓當然不會放過。

    她帶著這些書籍到大宋,給大宋的文化的興盛,添加了新的動力。

    友軍啊!

    這都是千年賢者的智慧的結晶,但是想要拿到手里難上加難。

    結果安娜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這不是友軍,什么是友軍?!

    安娜從趙桓的眼中,看到了重視,這讓她心中大定,拿起剩下幾本書說道“柯洼列茲米所寫的《完成與平衡之書》首次提出了純粹數學。”

    “穆薩兄弟所寫的《幾何學》在《幾何原本》的基礎上,更進一步。”

    “金迪所寫的《光學》首次歸納總結了光的折射、反射的現象,卡米爾的《代數書》將代數方法應用到幾何學內。法爾甘尼所寫的《天文學原理》,首次計算出了地球的半徑。”

    “巴坦尼,天文觀測了40年,寫成了57章的《天地運動》,這本書寫成于兩百年前。”

    “尤努斯的《赫肯姆天文學表》,浩渺巨作,球面三角學,歷法轉化表,月球的運行數表、以弧度為變量的三角函數。”

    “曼蘇爾的《正弦定律》,主要證明三角形每一個角的正弦與對邊長度的比值都相等。”

    “畢倫尼的《印度》,他是一個冷靜、客觀、興趣廣博、長于觀察和實驗的學者,提出了極坐標、密度、光速遠大于音速。”

    “不知這些禮物,偉大的大宋皇帝是否滿意?”

    趙桓將這些書大概看了看,量子波動閱讀法,快速記憶了一遍,統統收錄到了大皇帝系統的資料庫之后,這才心中大定。

    他回到皇位上,高高在上的看著安娜和亨伯特,帶著這么貴重的禮物,沒點目的,他一萬個不信。

    “據這位安娜長公主所說,這些書籍,都是智慧宮的藏書吧。”趙桓笑著問道。

    安娜點了點頭“這些書籍的確來自于智慧宮,不知道英明的陛下,對這些書的來歷有什么疑惑嗎?”

    趙桓看著安娜,這些歐羅巴的人,非常非常喜歡這一套。

    將別人的成果,據為己有。

    這就是歐羅巴人的天性,強盜邏輯。

    “智慧宮好像是建在圣城之內,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君士坦丁堡的君王,你的父親攻下了圣城,屠殺了城中七萬平民。這些書籍,就這樣堂而皇之,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羅馬帝國的藏書。”

    “剛才安娜長公主介紹這些書籍的時候,連他們的籍貫都未曾提及。”

    安娜臉上露出了可笑的表情,不敢置信的看著趙桓問道“勇武的大宋皇帝,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啊,勝利者擁有一切,失敗者什么都不會剩下。”

    趙桓點了點頭,來源不重要,過程不重要,這些書,過去是埃及或者黑衣大食,或者印度,或者西域諸國的著作,不過現在是大宋的了,這點很重要。

    大皇帝系統里多了幾本書,而且可以免費兌換,這就很舒服。

    趙桓點頭,這是東西方文化的不同,趙桓才懶得跟安娜撕這種事,撕起來沒意義。

    趙桓坐直了身子,笑著說道“安娜長公主,不遠萬里從君士坦丁堡來輾轉數年來到大宋,是為了什么?”

    安娜笑道“從龍庭開始,我就看到了大宋皇帝的使者的英武,他們不遠萬里前往龍庭并且取得了祿汗的信任。還有雙面人生的凌唐佐的事跡,讓人人不得不驚訝。”

    趙桓點頭“那是趙鼎和凌唐佐的勇氣。”

    安娜繼續說道“在鎮州我看到了大宋百姓的勤懇,他們建設的鎮州,無疑讓鎮州十六城變成了草原上的明珠,繁榮的商貿和馬隊,可以從鎮州排到天山以東。”

    “而保證繁榮商貿的是大宋的騎卒,讓所有的盜賊和強盜恐懼。”

    “那些軍紀嚴明的大宋軍隊,他們效忠于大宋的皇帝,卻不騷擾平民,是我從君士坦丁堡一路走來,見識過的最威嚴的軍隊,最強壯的軍隊。”

    趙桓再次點頭“這都是趙鼎和陳東在天山以東的吃的那些沙子,換來的。”

    “從鎮州到大同府的直道的平坦,超過了君士坦丁堡的國王大道,沿途的風景讓人沉醉。”

    “大同府的開放和包容,榷場的公平,讓大宋的美名,傳播到了西域諸國。”

    趙桓都被這馬屁拍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這都是大宋百姓鐫刻在靈魂中的誠實。”

    “從大同府到奉圣州的馳道,速度快到讓人驚訝。我不知道用什么詞語來形容我的心情,但那是我見過的最平穩、最快速的車駕。”

    “而那名為飛舟的車駕,那平坦的道路,居然是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行駛,并非皇家專屬。甚至那些奴隸都可以。”

    趙桓笑道“這馳道修起來花了很多很多的錢,修的起始動機是維護云中路的戰略安全,至于百姓們可以使用…百姓們為什么不可以用?”

    “還有安娜長公主,糾正你一點,大宋的奴仆最多都是十年為期,大部分都是五年為期。”

    大宋的百姓可不是你歐羅巴的平民。

    大宋的百姓可是會攻破州府的,大宋一百六十年,四百起的農民起義,告訴趙桓,肆意妄為的后果,就是崇禎歪脖子樹的后果。

    安娜繼續用詠嘆調說道“而到了燕京城之后,見到了世界上最宏偉的城池,從君士坦丁堡,到圣城,到龍庭,到燕京,這座燕京城之宏大,讓人沉醉其中。”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偉大的陛下。一路上安娜聽到了太多太多的關于陛下的傳說,今日見到之后,官家的一切都符合我對東方君主的想象。”

    趙桓看著安娜,皺著眉頭說道“這馬屁拍的太過了,請安娜長公主說話的時候,盡量簡明一些。”

    “這樣的說話方式,實在是太低效了。朕的帝國現在很強,未來也很強大。”

    “我沒有功夫跟你在這里討論朕的帝國有多偉大,因為我需要更多的時間去讓朕的帝國更加偉大。”

    趙桓說完就想給自己一巴掌,他被這安娜的說話方式所傳染,變得啰嗦起來。

    安娜笑著說道“我能和偉大的陛下,單獨談談嗎?”

    趙桓笑著點了點頭,揮了揮手,宮人和朝臣們都離開了文德殿。

    大宋這邊就剩下了宇文虛中和趙英,而君士坦丁堡那邊,就剩下了安娜和亨伯特。

    趙桓端起一杯茶笑著說道“那么現在安娜長公主能摘下修士帽嗎?朕猜那帽子之下,是黑發。”

    安娜自信的神情,終于在這一瞬間坍塌,她不敢置信的看著大宋的皇帝。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