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七界之都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認知障礙
    這叫什么事?

    眾人面面相覷,現在大家終于明白,烏鴉出來時的表情為什么那么古怪了,事情實在太過不符合常理,就算烏鴉反復解釋了幾遍,大家也無法理解。

    明顯有違規范而且前后迥異的操作,卻真心實意的認為這樣做合理,而且不是一個人這么認為,是所有親歷者都這樣認為。開什么玩笑,世上哪有這種道理啊,黑暗公會的人肯定是為了撇清責任在胡說八道吧,但是哪個專業人士會編這種不著邊際的借口來撇清責任啊,智力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不可能相信吧。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么,我當時也覺得,只要稍微有一點智力的人就不可能相信。”烏鴉瞟了雌豹一眼,換來兩根豎起的中指,“而且怪事還沒結束呢,呵,出事了以后,調查事件的調查員到出事的地區檢查審核信息的時候,就那份根本沒有實際審核過程的原始記錄,十四五個調查員一起上陣連續審查了好幾天,開始一直沒覺得原始記錄有問題,直到第五遍的時候,才有人隱約覺得,這份原始記錄不對勁。”

    幾位聽眾的嘴角抽了抽,他們根本不知道該做出什么表情,類似重大事件的調查人員,絕出的不可能派一群外行,去的肯定都是這一領域的專家,就像如果教會出了問題需要調查,像查林杰這樣的人都沒資格參與,水平和資歷都不夠,只能給更專業的人士讓位。

    因此,有這群嗅覺比狗還靈敏的調查員在,恐怕原始記錄上多了個墨點,都會被第一時間發現,更別說如此明顯的漏洞了,但偏偏就是這么大的漏洞,一群專家反復看了好幾遍才發現異常,而且還只是隱約察覺,估計真正確定,至少要六到七遍。

    不對勁,絕對有問題。

    “認知……被干擾了?”博倫克左手平舉,袖珍差分機小巧的虛影出現在他手中,差分機在飛快的運轉著,博倫克的眼睛半睜半閉,沉默了好一會才說道,“確實有點像是認知被干擾了,不對,應該說認知完全被扭曲了。”

    “嗯,這樣倒是能說得通,應該是那份原始記錄,或者說是和愉悅犯直接相關的內容,語言、聲音、形象、文字,這些東西產生了扭曲認知的效果,所以凡是當時在場的人,都會認為地區聯絡人的行為正常,后面由于時間的流逝,原始記錄上攜帶的效果越來越弱,調查員們才勉強發現不妥。”斯溫男爵煩躁的原地踱步,“但是,怎么可能有這種事,認知這么抽象的東西怎么干擾?還不如說是控制意志更簡單呢,問題是這根本就不是控制意志,這,這……”

    “從未有過先例,從未有過。”博倫克男爵的差分機虛影運轉的更快了,按鈕和快關的撥動都出現了殘影,提示燈閃爍的讓人眼花繚亂,“只憑接觸就能改變認知?如果對方真有這樣的能力,那她就是無敵的,整個世界,不不不,七個世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和她為敵,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你們這些研究入迷的法師學者是不是把腦子研究出了問題?”兩位老法師的表現讓查林杰男爵一聲冷笑,譏誚的說道,“所謂的改變認知只是你們的猜測而已,還不知道猜的對不對,就把你們嚇成這樣,如果哪天證明你們猜對了,我怕你們要直接把自己嚇死。”

    “男爵閣下,你根本不明白,這種最基本的認知被改變是一件多可怕的事。”就算心里不滿,斯溫男爵依然保持著得體的禮節,只是眼神里充滿了對低等生物的憐憫,“維護教會的利益,保衛教會的秩序,守護信徒的安全,這是你們這些信徒對教會忠誠的表現,但是如果有人從根本上改變了你的認知,讓你認為殺死信徒破壞秩序才是忠誠的表現,你會怎么做?你還是無比虔誠,你的忠誠之心并未改變,也不需要有人控制著你去做什么壞事,只要改變了你對某件事對和錯的認知,你自己就會主動去做所有以前根本不會去想的事,而且還覺得自己做得對,還覺得這是為了教會盡忠。”

    “嗤,別把審判庭的人看成傻子,我怎么可能不懂這些。”查林杰冷笑道,“能做到這種程度當然可怕,但是,她能嗎?如果她能改變認知,那教會這幾十年就不會拼命找她,她更不必偷偷摸摸的托別人偷走滅絕彈,不不不,她甚至根本沒必要偷走滅絕彈,想要多少人死,就會有多少人死。哼,你們也不想想,可能嗎?就說咱們幾個,如果她真的那么可怕,咱們還能產生阻止她搶回滅絕彈的想法,現在咱們擺明了要阻止她,她完全可以改變咱們的認知啊,為什么不這么做呢?”

    “你確定她沒有這么做?”烏鴉悠悠的說道,“你確定咱們的認知還沒有被改變?”

    查林杰的嘴角抽了抽,無言以對。

    “你看,這才是認知被改變最可怕的地方,會讓你無端陷入自我懷疑的境地,你不僅不知道自己應該相信什么,甚至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烏鴉聳了聳肩,看上去并不緊張,反而笑瞇瞇的說道,“不過在我看來,她并沒有這么做,咱們的認知還是原汁原味的。”

    “小先生,您的理由呢?”

    “很簡單,想要統一改變咱們這些人的認知,只有等咱們上車以后,或者用類似審核報告的媒介,或者直接接觸,這是唯一的機會。”烏鴉回頭看了看酒吧的門,像是透過入口看到了里面的人一樣,“但是,車上是有人和她在暗中戰斗的,而且是勢均力敵的戰斗,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對手,如果她真的做了什么,和她戰斗的人不可能發現不了,她的反應應該是最大的。但是她沒有,反而還用甲蟲指引你們,說明據她判斷,咱們都還是可靠的。”

    “無法反駁,但有點牽強,總覺得你不是那種只憑別人的反應就做出判斷的人,你肯定隱瞞了什么依據。”

    烏鴉眨了眨眼,報以神秘的微笑。別鬧了,我體內的靈魂和意志切得一塊一塊的,而且有睡有醒,復雜的連我自己都快弄不清了,改變認知這種作用在意識上的東西,如果真能一次性把我體內的每一塊靈魂都改變了,連沉睡的也不落下,那還作什么戰,不如直接投降來的痛快呢。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