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首富楊飛 > 第1034章 修羅場
    陳若玲得知他被授予酋長頭銜,幽幽的說了一句:“以后,你不用再痛苦了。”

    當楊飛了解到酋長的諸般好處后,終于明白了,陳若玲幾次三番說,可以解決他的“痛苦”。

    原來,她說的解決辦法,就是當上酋長啊

    楊飛去美國,很想說一句萬惡的資本主義。

    來到非洲后,很想說一句酋長制度萬歲。

    授封儀式結束后,楊飛的非洲之行,也要告一段落了。

    而時間,也悄悄的來到了四月底。

    不知不覺間,楊飛來非洲已經一個多月了。

    他的足跡,幾乎踏遍了非洲所有的國家和地區,他看到了最貧困的人,也看到了最兇殘的內戰。

    而不管他去哪里,寧馨和陳若玲等人,都會陪伴在他身邊。

    陳若玲喜歡攝影,隨車攜帶了專業的攝影裝備,不管到哪里,她都會拍攝和記錄當地的見聞。

    有一次路過一個爆發內戰的城鎮,陳若玲不顧生命危險,用相機記錄下了令人震撼的戰爭場面。

    得不到及時醫療的受傷的士兵,被戰火無辜波及失去家園和親人的五歲女孩,一個站在廢墟上無助哭泣的懷孕媽媽,瘦得只剩下皮包骨頭躺在臭水溝邊被蚊蟲叮咬的老人

    陳若玲對楊飛說:“你眼里看到的戰爭有多殘忍,你現在享受的和平生活就有多幸福。”

    楊飛道:“你可以當戰地記者了。”

    “我不會當戰地記者。攝影和記錄,只是我的一種愛好。”

    “這是人類的修羅場,是人間的地獄。”

    “不說這些沉重的話題了,楊飛,恭喜你成為非酋,你可以擁有自己的三千粉黛了非洲美女們,會排著隊嫁給你呢你還不趕緊多娶幾個”

    “”

    “哎,我一直沒問你,你那一百億,哪里來的”

    “怎么了查我的賬啊你又不是我的粉黛。”

    “得瑟什么時候回國我想家了。”

    “后天回吧”

    “這兩天,我們應該徹底的放松一下。這一個多月來,東奔西跑的,好累啊。我們去摩洛哥玩吧”

    楊飛道:“你可以不陪著我的啊,你和你哥留在石油公司那邊就好了。”

    “我不想留在他身邊。我哥太霸道了,我看不得他向工人們發火。”

    “你哥是典型的資本家,而你不是。”

    “你是說,我不適合當企業家”

    “不是,企業家不一定非得是資本家。”

    “楊飛,我好累,借你的肩膀靠一靠。”

    陳若玲輕輕倚靠在楊飛肩頭。

    寧馨坐在旁邊,心里沒來由的泛起酸意,良久,她才醒悟過來:自己這是吃醋了嗎

    可是,陳若玲偏偏這么大膽啊,當著外人的面,在車子上就敢明目張膽的去靠楊飛的肩膀。

    而寧馨卻不敢。

    在楊飛面前,寧馨把他當成老板,把自己當成秘書。

    當他低頭批閱文件時,她會含羞帶怯的偷偷盯著他看。

    當他在會議上指點江山,和人談判時,她可以和其它人一樣,大大方方的正視他。

    可是,也僅限于此而已。

    寧馨不敢越過雷池。

    陳若玲靠得不舒服,拿起楊飛的胳膊,讓他的手穿過自己脖頸,環抱著她。

    楊飛的手掌,搭在陳若玲和寧馨之間。

    車子顛簸,他的手,總是觸碰到寧馨的臉。

    寧馨故意往這邊傾一點,和他的手接觸得更頻繁一點。

    開車的是當地向導,在這種地方行駛,司機都是全副武裝的。

    前后還有四輛車跟隨護送。

    經過一片敗落的村莊時,一枚炮彈,忽然落在前方路面上,轟的一聲,街邊兩側的房屋倒塌,把前路給堵死了。

    楊飛一行五輛車,被迫停了下來。

    耗子坐在副駕駛,利落的拿起了槍,沉聲道:“飛少,低頭”

    楊飛抱住陳若玲,伏低身子。

    他眼角的余光,瞥見寧馨還在朝外面張望,連忙伸手,按住她的腦袋,說道:“趴下來”

    寧馨嚇了一跳,趕緊彎腰低頭。

    五輛車,其它四輛車都是護衛,除了四大金剛,還有當地的雇傭兵。

    除了楊飛和陳、寧二女,其它人悉數下了車,迅速跑到周邊布防,以防敵人偷襲。

    那一發炮彈響過之后,很久不見動靜。

    然而,當地的雇傭兵都知道,這一帶向來不太平,既然有炮彈,那附近肯定有軍隊。

    耗子摸到車邊,打開車門,把楊飛三人請下來,說道:“飛少,這附近不安全,你們先躲一下。

    楊飛他們剛躲起來,又是一發炮彈落下來,準確無誤的落在楊飛剛才乘坐的越野車上

    車子瞬間變成一片火海,發出轟然大響,被爆炸的威力震得飛到半空中,然后再落下來。

    旁邊的幾輛車子,也被炸翻,熊熊的大火,將五輛汽車完全吞沒。

    楊飛愕然看著這一切,暗叫一聲好險

    只差兩分鐘,自己就要葬身火海

    寧馨掩住臉,不敢看。

    陳若玲睡意全無,抿緊嘴唇,說道:“楊飛,這是強盜。”

    “強盜”

    “也就是散落的武裝部隊,他們不是政府軍,也不是正規軍,靠打劫賺錢,跟強盜無異。”

    楊飛倒吸一口冷氣:“那這些人,都是不講道理的”

    陳若玲道:“他們無政府、無組織,還講什么道理他們只要錢還有女人。”

    寧馨嚇了一跳,這比剛才看到車輛被炸上天還要驚駭

    “楊飛,我不要落在他們手里我、我還沒交過男朋友呢”

    陳若玲道:“我還沒有交過男朋友。如果不想落入他們的手里,那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

    寧馨顫聲問道:“死嗎我們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陳若玲的瞳孔,驀地放大:“他們來了。”

    一輛坦克,上面站滿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黑人,十幾挺機槍,全部對準這邊。

    坦克緩緩開了過來,上面的人耀武揚威,一副天下有我的無敵氣勢。

    楊飛緊皺眉頭,他來非洲這么久,頭一次身陷如此險境

    “楊飛”陳若玲忽然一緊緊抱住他,說道,“答應我,如果我們躲不過,你一定要親手殺了我死在你手里,我死而無憾”

    說著,她吻住了楊飛的嘴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