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826章 拆卸師
    不僅僅是周圖,畫室中央的前十三個畫架都開始出現異常。

    血色在畫布上蔓延,原本上下顛倒的畫面逐漸發生變化,正常的那一半畫面被血色淹沒,畫布里不斷傳出慘叫和哀嚎。

    “白老師,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油畫室內的畫作全部分為上下兩部分,上半部分和現實中完全一樣,下半部分卻是一片血紅。

    當血色開始蔓延以后,畫作下半部分里的血色小人,全部順著鮮血爬到了畫作另一邊。

    他們使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借助畫作中的工具,將那個看起來正常的自己給殺死。

    顛倒的世界被破壞,更詭異的是,越來越多的血絲從油畫里被殺死的人物身上冒出,它們全部涌向了第十四個畫架。

    畫布上的圖案變得清晰,那一襲紅裙似乎是某種禁忌,必須要用所有人的血才能讓她出現。

    “嘭!”

    臉色蒼白的周圖被血絲扔在地上,他的身體高度變形,就像是一塊被人用力捏過的海綿。

    原本籠罩他的血霧變得更加濃郁,慢慢飄入第十四個畫架。

    女人的長裙被鮮血勾勒,栩栩如生,好像沉浮的血海。

    一張張慘叫的臉刻印在裙擺之上,她腳下踩著痛苦尖叫的靈魂,像一朵在絕望最深處綻放的花。

    和周圍的一切比起來,她都顯得那么與眾不同。

    站在充斥著詛咒和負面情緒的囚籠里,那一襲血裙就是世界上最鮮艷的紅。

    “這幅畫……”

    隨著血絲匯熱÷書,第十四幅油畫越來越清楚。

    傾倒的書桌,破碎一地的鏡面,她赤足站在廢校中心。

    血紅的裙子緊貼在身上,她揚起雪白的脖頸,像一只血紅色的天鵝。

    畫作中只畫出了女人的背影,傾盡前十三幅畫作中的一切,只是勾勒出了她的背影。

    呆呆的站在油畫前面,陳歌不由自主朝第十四幅畫走去,他心里非常肯定,那幅畫中的女人就是張雅!

    “所有人都到齊了,我救過的人,救過我的人,我殺死的人,殺死我的人,全都來到了這里。”

    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在說第一句的時候他的聲音仍舊是男聲,但是說著說著他的聲音就趨于中性。

    這個聲音好像是由無數聲音參雜在一起形成的,只不過大部分時候,都是那個男性的聲音占據主導地位。

    “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會知道她的樣子?”陳歌站在第十四幅油畫旁邊“她在哪?”

    張雅在自己的影子里沉睡,陳歌很擔心對方趁此機會對張雅下手,畢竟這個學校里可能擁有紅衣之上的存在。

    沒有任何回應,那個聲音在血液的滴答聲中慢慢消失。

    油畫室內的所有畫作都被涂滿了鮮血,理智和藝術被暴力摧毀,只留下一片又一片的血污。

    “為什么第十四幅畫是張雅?這是它們早就計劃好的?”在四星場景里,陳歌顯得非常渺小,就算擁有了很多社團成員在身邊,他依舊非常的不安,只不過他將這不安掩飾住了。

    事情沒有出現結果之前,陳歌從來不會暴露自己真正的想法,但這次不同,他在看到對方畫出張雅之后,心一下提了起來。

    “通靈鬼校和張雅有關!這次張雅不是底牌,而是棋盤上的棋子之一。”

    十四幅畫代表著十四個人,其中有一幅畫上寫有林思思的署名,還有一幅畫上畫著周圖死亡的模樣,畫作的主人有的陳歌已經見過,還有的可能在這所學校里和他擦肩而過。

    它們既是競爭對手,也是合作伙伴,為了達到最終的目的,所有人都會不擇手段。

    “通靈鬼校的規則是代替和逃避,最后背負起整扇門仇恨的人,應該就會從這十四個‘畫家’中選出。”

    陳歌不知道自己要面臨的究竟是什么,鬼校里所有人都在尋找替死鬼,所以他懷疑學校的主人也有這個打算,畢竟這扇門的推門人已經被張雅吞掉,從根本上來講,所謂的學院主人也只是個替代者。

    “四星場景非常龐大,并且還在不斷擴張,背負起這樣一扇門,恐怕需要承受難以想象的負面情緒。”

    油畫室位于實驗樓走廊最深處,這里的異變正在逐漸朝整層樓蔓延,鮮紅的油畫顏料滲透進墻壁,血絲在墻壁中穿行,仿佛某種生命極強,靠吸食尸體養分快速生長的植物一樣。

    畫中的人像在流血,它們用力拍打著畫布,表情猙獰恐怖,但是卻沒辦法從畫作中跑出。

    “走……快走!”枯瘦如柴的周圖從昏迷中醒來,他抬起皮包骨頭的手臂,抓向旁邊的張炬“開始了,畫家開始了。”

    “畫家?”張炬很確定自己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但不知為何,在他聽到這兩個字后,身體本能的顫抖了起來。

    頂級半身紅衣在發抖,僅僅只是因為聽到了一個名字,這在陳歌看來簡直無法想象。

    “先離開這里再說。”陳歌示意張炬和朱龍帶上周圖,他第一個沖到了油畫室門口,拉開房門,一股惡臭和寒氣涌入屋內,讓陳歌不由得后退了幾步。

    定睛細看,一個穿著紅色工作服的男人側身站在外面,他上半身傾斜,保持著趴在門板上偷聽的姿勢。

    “紅衣……”

    陳歌第一次進入實驗樓的時候就遇到過這個紅衣,只不過上次他運氣比較好,僥幸逃了出去。

    “你也是學校的工作人員嗎?這里不安全,如果你想要跟我們好好聊一聊,我們可以去其他地方。”陳歌嘗試著和對方溝通,但他話還沒說完,身后突然飄來一股血腥味。

    “小心!”

    張炬和朱龍一左一右站在陳歌身邊,兩人腳下各自踩著一張鬼臉。

    低頭看去,陳歌這時才發現,門外的紅衣似乎喜歡收集活人的臉皮。

    在他周圍的地面上,擁擠著一張張滲血的人臉。

    “叮咚叮咚……”

    金屬碰撞的聲音從紅衣腰間傳出,他血紅色的工作衣被風吹開,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各種解剖工具。

    。
大乐透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