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養鬼為禍(劫天運) > 第五前三百三十六章:慷慨
    一聽太華君這么,夏瑞澤臉色稍微好轉,而李破曉也頗有些興奮,畢竟這場比賽如果有人打過去,下一場比賽劍臺就會重置,到時候他還有嘗試的機會。

    夏瑞澤看了一眼演劍臺那邊,整個人都松了一口氣,只要他能夠贏了夢雪君,那他也能夠三選一,得到一件應該不亞于太華君的寶物。

    “不知道夢雪君準備了哪三件寶物?前輩能否告知?”夏瑞澤問道。

    太華君冷哼一聲,道“你小子不是什么好種,方才這小子比賽的時候,你小子就想要刺殺他,要不是老夫及早發現,哼,真不知道會有什么事發生!”

    李破曉一聽這話,臉色頓時黑了下來,看了一眼璃玉霜,見她點頭,李破曉頓時噌的一聲拔劍,立即朝著夏瑞澤狂奔過去!

    夏瑞澤冷笑起來,慢條斯理的一揮紫劍,只聽到哐的一聲,就彈開了李破曉的劍,李破曉繼續追擊,完全一副要將他殺死的表情。

    太華君嘿嘿一笑,瞬間出現在兩人之間,手中一揮手那件道衣,這衣服頓時如同棍子一樣卷住了兩人的劍,隨后一拉一拽,就繳了兩人的長劍!

    太華君一松這道衣,兩把劍就落入了他手中!

    我暗抽一口冷氣,別看這簡單的一手,已經證明道衣簡直硬度非凡,紫劍和李破曉的新劍何等的鋒利,居然都不能劃傷道衣哪怕一個口子,甚至兩劍都給拉走了,可以肯定這東西也絕不亞于李破曉手中的劍。

    李破曉的那把新劍給丟了回去,畢竟老頭送了就不會拿回來的,而那把紫劍他剛打算看一眼,夏瑞澤就伸手要召喚回來,不過這里是禁法區域,想要抓回寶劍是不可能的。

    夏瑞澤只能是飛速靠近太華君,然后伸手去搶。

    太華君當然想要感應一下這把劍的奇妙之處,所以揮動紫劍就逼退了夏瑞澤,等到夏瑞澤再次來搶的時候,他輕咦一聲,隨后就把劍丟回給了夏瑞澤“嘿,小子倒是有點意思,這東西居然能夠繞過無限化道法而溝通天道,而且還是九道之多,這一把劍就肯定不亞于老夫手中那把了吧?”

    夏瑞澤一把將手中的劍抓過來,對方沒難為他,他也不想在這里惹事,就淡淡的道“前輩過獎了,那看了在下的劍,可否透露一下夢雪君的三件寶物?”

    “夢雪君那三件寶物其實也和老夫的差不了多少,畢竟都是自己曾經用過的東西,歷經不知道多少歲月,證明了確實夠厲害,這才能夠傳承下去不是么?所以有什么好猜測的?只要連夢雪君都擊敗了,是什么自己看就是了。”太華君冷笑道,但見夏瑞澤和眾多仙家都很感興趣,他樂道“也是,你們不一定能夠擊敗夢雪君,畢竟她的劍法確實有獨到之處,至少這小子直來直去不也輸了?我也不怕跟你們其中兩件,這第一件,就是她手中的對劍,至于作用,不可呀……”

    “閉嘴。”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天花板那兒有個女子的聲音傳來,讓太華君頓時用手遮嘴不敢再吱聲了,而大家頓時也不好再問下去。

    “嘿嘿,那接下來誰要去試試夢雪君的劍?別我不給機會。”夏瑞澤冷笑道。

    “老夫去試試劍!”清微太上剛才聽了太華君那把能夠瞬發劍歌的劍,早就眼熱得很了,那夢雪君的一對法劍對大家更是有致命誘惑力,就算明知不敵,也要去試試運氣。

    沒準瞎貓撞上死耗子呢?

    夏瑞澤面無表情,而清微太上也很快做坐到了劍臺上,并且出現在了演舞臺中。

    有了之前幾位仙家試劍,清微太上手中得到了和夢雪君一模一樣的對劍后,當然一出手就念起了清微派的劍歌,生怕慢了半分就給對方干掉了。

    夢雪君也并沒有輕慢他,和剛才差不多的劍歌就吟唱了起來,啥時間周圍就冰封寒雪亂飛,因為范圍有限制,障壁隔絕了周圍,內里居然劍氣密集得什么都看不見了!

    我看向了一旁太華君那邊,他此刻正在收起那件道衣和手中太華劍道,我想了想,道“太華君前輩,您這道衣在下很感興趣的很,前輩可否考慮一下用些什么東西換一換?您可以跟在下約定些未了之事,亦或者以物易物也好,在下正好有不少好東西……”

    “休想,雖然你小子在這些人里面,稍微順眼那么一點點,不過你就別打兩樣寶貝的主意了,老朽了不換就是不換,也不必跟老朽扯些有的沒的!省的作賤自己。”太華君甩袖收回了兩樣寶物,隨后背手看著這滿是蒼天白雪的演劍臺。

    而不一會,一臉驚愕的清微太上瞪大了眼睛醒了過來,看來他儼然敗下陣來,而且到底是怎么敗的大家都不知道。

    看他喘著粗氣,我就知道剛才那一戰對他而言跟噩夢沒什么區別,所以也不打算問了。

    “前輩,寶物在下當然不敢再問,要不你指點一下那個能夠存儲劍歌的大陣?在下剛才的承諾,還可以再商量商量如何?”我笑嘻嘻的道。

    “何必呢?你小子套不著寶物,還打算套老夫大陣!嘿嘿,不過看你如此感興趣,老夫倒也不是不給你條明路!就看你能走得不走得!”太華君笑道。

    “走得走得,前輩既然給了路,小子要是不試試到底是登天還是入地,豈不是辜負了前輩一番好意?”我連忙給了一頂高帽。

    太華君一臉笑容,道“別著急高興,這樣好了,老夫的愛劍天地無用都送人了,剩下兩件也用不上,若是你能夠打敗嘗劍君,那老夫這兩件寶物就算送給你當彩頭如何?”

    “君無戲言,此話當真!”我頓時瞪大眼睛,沒想到這老頭居然這么慷慨,這簡直是出乎了我的預料。

    李破曉這傻瓜,選啥不好,選一把劍,如果是我肯定是選玉卷呀,那里記載了整個太華劍道!

    。
大乐透大奖